Tag-Archive for ◊ 2005農村孩子上學難(二) ◊

Author:
• Tuesday, October 18th, 2005

也許遠在荒村的學校久未逢客,小孩子們都跑出來張望。

也許遠在荒村的學校久未逢客,小孩子們都跑出來張望。

2005年6月,我在安徽的報紙上看到了一則報導:一位單身的農村老人十多年前收養了一個棄嬰。女孩今年上小學5年級,聰明懂事,被調到優秀班。最近女孩悶悶不樂,養父追問之下,方知優秀班課業難度較高,老師要學生買詞典和參考書,但她知道父親沒有錢,不敢求父親買。
 

 

 

過了幾天,不忍心見養女憂心的老人從農村悄悄地進省城合肥,為了省幾塊錢巴士費,他天濛濛亮就走在進城的路上,準備走幾小時路。老人心裡盤算,省城人有錢,他挨家挨戶去求,肯定會有人把用過的詞典和書施捨給他。

豈知半路上被車撞倒了,老人躺在血泊中,仍掙扎著要起來。“我一定要站起來。我可憐的女兒還在等我拿書回去!”

當地記者採訪這起意外事件時,才揭露了老人和女兒的故事。任誰看了這則報導都會被感動。 更多…

Author:
• Tuesday, October 18th, 2005
老人家:“全家就靠我一人作活,不能停下來啊。”

老人家:“全家就靠我一人作活,不能停下來啊。”

7歲的一年級學生張得蒙引領我們去探訪他的家。他的家在張灣莊,張灣莊和其他幾個小莊組成自然村張灣村。張灣莊住戶頗多,人口逾千,都是貧窮的農民。
張得蒙的父親,63歲的張道遠向我們講述自己的辛酸,眼睛發紅,淚珠在眼眶裡滾動。他的雙親早已逝世,沒有兄弟,家裡只有兩間破土房,4畝地。像他這樣的家世,根本是娶不到妻子的。經別人介紹,他千里迢迢到甘肅去領了一個又智障又聾啞的女子回來。這妻子每天只呆呆地坐著,不會幹活。

張得蒙的學生檔案表的母親欄裡,填著“無名氏”,因為母親是啞巴,沒有人知道她的名字,或許她從來就不曾有過名字。 更多…

Author:
• Tuesday, October 18th, 2005

閘口村東孫莊的孫秀川一家,也是在貧窮線下掙扎。他們家的破舊土房子東歪西倒,就像主人那樣在淒風苦雨中飄搖。

50歲的孫秀川是殘疾人士。他出生時左手就沒有手指。

別說殘疾人,就是健全的農村男子,都很難找到結婚對象。由於農民重男輕女,加上農務需要男性勞動力,農村男女比例嚴重失衡。而且,中國改革開放後,農村少女都不願待在鄉下,紛紛出外打工或嫁到外地。農村少女都不願嫁給同村的男子,如果留在村子裡,山還是那山,水還是那水,苦澀的命運永遠不能改變 。

蕭依釗與受訪者婆孫合照。
蕭依釗與受訪者婆孫合照。

孫秀川跟張道遠一樣,跑到僻遠的山區去娶了一個聾啞的女子回來。生下3個孩子,這位啞妻就病死了。

假如單靠殘缺的孫秀川幹活,是養不起這頭家的。80歲的老奶奶還須拖著衰老枯竭的身子每天下地幹粗活。

老奶奶額上的折縐像時光一樣漫長,眼角的紋路也像日子一樣稠密。她一邊抹眼淚一邊喃喃地說:“如果我走了,他們怎麼辦?” 更多…

Author:
• Tuesday, October 18th, 2005
禁止歧視虐待遺棄女嬰”,一行醒目的紅漆字,道出農村社會長久以來重男輕女的觀念。

禁止歧視虐待遺棄女嬰”,一行醒目的紅漆字,道出農村社會長久以來重男輕女的觀念。

在“一胎化”政策下,當局只允許獨生子女因殘疾不能成為正常勞動力者,或夫妻均為獨生子女者,方才夠生育第二名子女。除此之外,若違反一胎化政策,不僅將被處以高額罰款,第二胎子女也將無法獲得任何社會福利保障,小孩未來在就學與就業時,也都將面臨各種問題。

“一胎化”政策只有在城市地區被嚴格的執行,在許多農村地區,擁有兩個甚至更多小孩的家庭比比皆是。

由於重男輕女觀念,使得一胎化政策實施二十多年以來,已有數以百萬計的女嬰慘遭墮胎、殺害或遺棄。

(星洲日報‧焦點 文:蕭依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