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Archive for ◊ 2005農村孩子上學難(三) ◊

Author:
• Wednesday, October 19th, 2005
簡單砌成的四方樓,這是孩子們的課室。

簡單砌成的四方樓,這是孩子們的課室。

張寨小學創辦於1948年。1982年,國家撥了4畝地,遷校至現址。它一年級至5年級共有9個班,350名學生,15位老師。

雙澗鎮傳部部長郭飆告訴我:“像這樣歷史悠久,規模比較大的學校不算多。張寨小學的教師質量都很好。學習成績在全鎮列第二名,在全縣也算是好的。”

可是,榮譽並沒有為學校帶來硬體設備的改善。教室是土房子,破舊不堪,下雨天漏水。的校長吳學華指著教師室牆壁上又長又深的裂縫對我說:“二十多年前建的房子,由於當時的建築水平、建築材料都不好,隨時會倒塌,老師們天天都有危機感。 更多…

Author:
• Wednesday, October 19th, 2005
太殘舊而被逼拆毀的校務室,校方改搭一個塑膠紙圍成的空間,讓老師在裡面辦公。

太殘舊而被逼拆毀的校務室,校方改搭一個塑膠紙圍成的空間,讓老師在裡面辦公。

它原來有350名學生,2003年發生舊教室倒塌的事件之後,剩下的一排9間教室只能容納一半的學生。其中一部份學生被轉到附近的學校,一部份學生派到鎮上的小學。此外,學校還租了附近的一間民房充作一年級的教室。

11位老師被迫擠在用塑料布蓋的臨時小棚子裡辦公。說是臨時,也用了兩年了。布棚裡非常悶熱,我問坐在棚裡改學生作業的兩位女老師:“條件這麼艱苦,你們很辛苦吧?”

穿著樸素的女老師臉上露出靦腆的微笑。“不會。習慣了!”

這裡的學生都是農家的孩子,他們的衣服上多少都沾上泥跡,腳上的拖鞋更是沾滿泥漿。孩子們沒有多少件衣服換洗。三年級的孫毛晴告訴我,除了身上穿的那間棉布衣和長褲,他只有兩件衣服、兩雙布鞋,沒有皮鞋。
更多…

Author:
• Wednesday, October 19th, 2005
中國人一直深信,發展農村教育,辦好農村學校,是從根本上解決中國的“三農”(農業、農村和農民)問題的關鍵所在。

正是因為深刻認識到發展農村教育對全國發展的重大意義,中國政府多年來一直在多渠道、多方面確保貧困學生入學。但陽光並不能普照每個陰暗的角落。在偏遠的農村裡,多少貧困孩子無法上學。

很多農民都懂得,通過送孩子上學、掌握知識,能改變身份和命運,但沉重如山的教育負擔,令農民們無法培育孩子到大學畢業,甚至有孩子初中未畢業,就被迫離開學校,出外打工。

一位農民的話很貼切地反映了眾多的心聲。“不上學等著窮,上了學立刻窮。農民過日子,過得好也能過,過得壞也能湊合,但就怕家裡有孩子唸書。不念吧,兒子會像父親一樣,種一輩子地,受一輩子窮,沒出息。念吧,費用高得難於承受。為了供養孩子上大學,許多農民扞著巨債,一輩子也還不完。

(星洲日報‧焦點 文:蕭依釗)

Author:
• Wednesday, October 19th, 2005
中國實施9年制義務教育,即國家提供9年強迫性、免費的教育。而現實情況是,課本費、雜費的數額遠遠高於學費。

目前,中國在貧困地區實行義務教育階段收費“一費制”。對馬來西亞人而言,農村小學每學年的收費並不算高;但對于這些貧困家庭來說,卻已是一個沉重的負擔。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的農村教育事業有了很大發展。政府對農村教育的投入也有了明顯增加,2002年對農村義務教育的投入達到990億元人民幣,比五年前增加了1.3倍。但是,農村教育狀況並沒有實現質的飛躍,不僅許多根深蒂固的問題沒有徹底解決,而且一些新情況、新問題在新的形勢下不斷產生。

教師流失、學生輟學、城鄉教育水平拉大、教育結構單一、“普九”衝刺的後遺癥,等等,種種表現形式歸根結底一個字,難就難在“錢”字上。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