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Archives

Author:
• Friday, October 25th, 2013
“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團"團員面帶笑容、手攜愛心,代表逾萬名“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計劃"助學者,飛往中國雲南,深入探訪當地的受助學兒童。

“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團"團員面帶笑容、手攜愛心,代表逾萬名“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計劃"助學者,飛往中國雲南,深入探訪當地的受助學兒童。

(吉隆坡25日訊)“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團”在探訪柬埔寨和中國四川的貧困學生後,再次踏上愛心之旅。他們將帶著逾萬名助學者的愛心,前往中國雲南省靠近中越邊界的山區,深入農村探訪貧困學生,實地考察山區農村學生家庭的生活。

“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團"團員面帶笑容、手攜愛心,代表逾萬名“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計劃"助學者,飛往中國雲南,深入探訪當地的受助學兒童。(圖:星洲日報)

助學團此行探訪的地點包括蒙自市、金平縣、河口縣、建水縣、昆明市等地。

星洲日報自2006年起跟雲南省僑聯合作,在雲南推動“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計劃”,迄今受惠學生已超過2萬人次。

在雲南省,除了中小學生之外,雲南民族大學有100名大學生也受到星洲日報讀者的資助。

受惠學生逾2萬人次

“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計劃”始於2005年,並每年定期主辦探訪團,到“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計劃”的助學地區進行實地考察。助學計劃所助學的學生遍佈中國、柬埔寨、緬甸及印尼等地區,展現出無國界關愛的精神。

“2013雲南省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團”共有30位團員參與,他們將在6天的行程中,走入當地學校和學生住所,關心受助學生的所需以及生活上、學習上的實際情況。

星洲媒體集團總編輯蕭依釗將率領“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團”30位團員出發,即邢廣生、蕭日紅、陳振花、陳振妹、高潤生、葉金龍、李春柳、陳中星、黃莉莉、陳金花、陳潤蓮、符芳欣、符傳傑、符芳正、周筠軒、邱瑞蓮、王慧慈、陳奕洋、陳燦松、倪燕雲、鄭順、李寶華、林美虹、朱慧群、葉高弟、陳傳傑。

隨團工作人員包括葉偉章、陳玉娥及陳莉莉。

他們將於10月30日(星期三)返回吉隆坡。

欲知更多詳情,歡迎讀者致電03-79658507(星洲日報文教部)詢問。

Category: 新聞 | Tags:  | Comments off
Author:
• Wednesday, September 25th, 2013

邢廣生(前排中)榮獲“沈慕羽教師獎",四川省僑聯領導及愛心助學團全體團員在成都一家餐館為她慶祝。

(中國‧四川成都市24日訊)資深華教工作者邢廣生榮獲第五屆”沈慕羽教師獎”,喜訊傳來時,邢廣生正和“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團”其他團員在青海和四川探訪貧困生,全體團員特在四川僑聯領導在成都所設的歡送晚宴上替她慶祝。

88歲的邢廣生,一生奉獻給馬來西亞華文教育。此外,她也十分熱心公益,積極支持”星洲日報讀者愛心計劃”,並且多次參加助學團到中國探訪貧困學生。她隨團走進中國山區農村,探訪受助學生,遇到家庭特困的學生,便另外掏腰包幫助他們。當地領導見到這麼一位高齡長者不辭勞苦去看望農村孩子,都受到感動。

邢廣生德高望重,她的一言一行對助學團團員都能起引導作用,大家都十分敬佩她,都稱她為“邢老師”。

她畢業於中國四川大學。1947年,22歲時移居馬來亞,先後在吉隆坡坤成中學和州立高師班執教,以及日間師訓學院擔任華文講師長達33年,教學嚴謹認真,培育了許多優秀的華校教師,桃李滿天下,她的眾多學生後來都成為馬來西亞華教的骨幹。

邢老師有6個弟弟、兩個妹妹以及十多名侄子女。其中一位侄女邢一玲在四川大學華西第二醫院任副院長。她十分敬愛邢老師:“我姑媽在我們大家庭裡也是倍受全家上下崇敬和愛戴,我們家有一條家訓就是要求`家人互為驕傲’,所以我姑媽給我們做了非常好的表率,我們後輩都在努力做好自己。”

出席宴會者包括四川省僑聯主席陳憲、副主席趙建中及辦公室主任牛金劍。

Category: 新聞 | Tags:  | Comments off
Author:
• Tuesday, September 24th, 2013

(中國‧四川雅安市23日訊)老天對四川省廬山縣人民進行了嚴峻的考驗。在2008年汶川大地震中,廬山縣很多學校和民宅受到嚴重損毀及坍塌,廬山人民以堅毅的精神,重建家園,可是今年4月20日又發生了廬山大地震,他們千辛萬苦建立起來的新家園,再次被摧毀。

原本已經貧困的農民,之前為了重建家園,已經負債累累,如今,更是一貧如洗。連連遭災的農民再怎麼勤勞,再怎麼奮鬥,也無力單靠自己的力量重建殘破的居所。

廬山大地震的震央雖在廬山縣,寶興縣因靠近震央,受災情形並不比廬山縣輕,但外面的慈善公益組織都把注意力放在廬山縣。寶興縣得到比較少的外援。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團訪問寶興縣時,看到到處是坍塌的房屋,許多人仍住臨時建立的帳篷或板房裡。

外援進不了寶興縣

四川省僑聯副主席趙建中告訴助學團,在汶川大地震,解放軍是翻過當年紅軍翻越的夾金山從寶興縣步行到汶川等重災區救援災民,但這條生命線在廬山大地震中被震毀了,當時外援根本進不了寶興縣。

有鑒於寶興縣的災情,率領“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團”訪問災區的星洲媒體集團總編輯蕭依釗臨時決定,發放賑災金給寶興縣100名受災學生。

陳傳傑:樂觀進取不畏困難
學習四川人“打不死”精神

助學者代表陳傳傑在寶興縣靈關小學舉行的賑災金發放儀式說:“今天,我們代表萬千星洲日報讀者及馬來西亞華人來探望受災的學生,帶來了他們的愛心,並盡我們的一點綿力資助貧困的學生。四川人的刻苦耐勞,是有口皆碑的,但上天似乎要考驗雅安人的人韌力。

“廬山大地震,廬山縣和寶興縣受到了嚴重的毀壞,事隔半年,我們看到寶興縣的鄉民又堅強地站起來,積極生活。我們在災民身上看到了四川人`打不死’的精神,令我們感佩!也讓來自馬來西亞的我們學習到不畏困難,樂觀進取的生活態度。”

陳傳傑與團員十分感謝星洲日報的搭橋牽線,讓他們有機會來援助受災的山區孩子。

“星洲日報是中港台以外最大的中文報,也是馬來西亞最有公信力和影響力的報紙。我和成千上萬的讀者都非常樂意支持`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計劃’。我和幾位好友每年都會參加`愛心助學團’,到中國探望受助的學生。我們親自看到讀者的捐款確實交到貧困學生手中。而且助學金的確似`雪中送炭’,對貧困學生幫助很大。

“我聽過許多老師和學生說,如果沒有星洲日報讀者提供的助學金,很多學生很可能失學。”

一家三口地震重傷
房子沒了又愁醫費

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團到寶興縣靈關小學探訪受災的學生,離開之前在校門口,星洲媒體集團總編輯蕭依釗看見一個拄枴杖的婦女,上前慰問,婦女立刻淚如雨下,述說自己的悲慘情況。廬山大地震中,房屋倒塌,她與丈夫為拯救被柱子壓倒的3歲女兒,丈夫斷了手臂,她則斷了一條腿和手臂。小孩的頭部不幸被倒塌的柱子打傷。房子沒了,一家三口的醫療費令他們背負巨債,但痊癒情形並不樂觀。蕭依釗立刻了給了一疊人民幣給這個農家婦女,並囑咐她用這錢來醫治自己和丈夫孩子。

講述2大地震摧毀居所
22學生泣不成聲

助學團團員在廬山縣雙石中學舉行的儀式上發放助學金給受災學生後,和一部份學生近距離交流,以暸解學生的家庭情況。

22位學生當中,幾乎全部都是面臨兩次居所被大地震摧毀的困境,當他們講述自己的情形時,泣不成聲,愛心助學團團員也心生憐憫,熱淚盈眶。蕭依釗聽後,也代表怡保紫竹林以及其他善心讀者委托的善款,捐給三個家人需要醫藥費的特困生。與此同時,全體團員也湊足8千人民幣,另外捐款給這些學生。

(星洲日報/報導:陳莉莉&攝影:黃慧評)

Category: 新聞 | Tags:  | Comments off
Author:
• Monday, September 23rd, 2013

(中國‧四川雅安市22日訊)2008年汶川大地震之後,星洲日報和光明日報匯集讀者的捐款,在熊貓之鄉雅安市轄下的滎經縣和蘆山縣捐建了6所學校的教學樓。今年4月20日,雅安市又遭受了蘆山大地震,由於這些教學樓能抗8級地震,沒有坍塌。由星洲媒體集團總編輯蕭依釗率領的“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團”,在滎經縣和蘆山縣地方領導的陪同下,參觀了其中3所學校。

滎經縣教育局副局長張海燕說,由馬來西亞星洲日報和光明日報匯集愛心讀者捐款,在滎經縣捐建的六合中心學校、烈太小學、新添小學,是滎經縣最穩固的建築物。原來的學校在汶川大地震後全被毀壞,幸好有星洲日報和光明日報讀者捐獻愛心,捐修這3所學校。

符8級抗震標準

“這些學校都是按照中國政府規定的抗震標準而建,在經歷‘420蘆山大地震’之後,證實了它們的結構堅固。附近的很多民房都倒塌了,我們學校是最安全的地方。此外,這些教學樓很美,也很牢固。”

六合中心學校校長劉正江感謝星洲日報和光明日報讀者的愛心。他說,六合中心學校符合中國規定的8級抗震標準,這是經過地震專家鑑定的結果。“蘆山大地震發生時,學校沒有坍塌,只是建築物外表和懸接的位置,有少許損壞,但沒有倒塌。”

僅建築物銜接處細小裂縫

烈太小學校長王勇也說,馬來西亞星洲日報和光明日報讀者捐助重建的教學樓非常穩固,“420蘆山大地震”對它的影響非常小,建築物銜接處只有細小的裂縫,沒影響其結構。

目前烈太小學有近300位學生在該教學樓上課。

上述3所學校的學生,除了漢族之外,很多是從雲南山區和四川大涼山虞族自治區遷移過來的,因為那裡太貧困,無以為生。這些農民在滎經縣沒有地,只能租當地農民的房子和地,比當地農民更窮困。而“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計劃”援助的學生當中,大部份來自這樣的家庭。

蕭依釗:3教學樓經地震考驗

蕭依釗在滎經縣的助學金發放儀式上致詞時說:“我們捐建的滎經縣3所學校教學樓都經過了蘆山地震的考驗,讓我們感到安心。”

2008年汶川大地震發生之後,根據當地領導說,星洲日報和光明日報是第一個到這裡賑災的國外團體。

她說:“自此之後,馬來西亞的華人都牽掛這裡的孩子,當我們聽到蘆山大地震,馬上致電和電郵省僑聯詢問這裡的情形,當聽到學校的學生都安全,也放下心頭大石。”

“聽說中國中央級單位到蘆山縣賑災的時候,也以我們捐建的教學樓為賑災中心,後來他們在見到本報代表時都會讚揚我們讀者所捐建的教學樓結構穩固安全。”

王智強:教學樓僅輕微損傷

另外,蘆山縣隆興光明日報讀者愛心小學校長王智強滿懷感激地說,這次地震震央很靠近學校,但學校架構很穩固,沒有嚴重的損害,大樓表層只受到輕微的損害而已。

“真的很感謝你們的愛心,捐建了一所穩固的學校給我們。本校包括小學和中學,現在有404位小學生及115位中學生就讀。

另一方面,愛心助學團團員在助學金發放儀式上,親自將助學金交給200位貧困生。(星洲日報/報導:陳莉莉&攝影:黃慧評)

Category: 新聞 | Tags:  | Comments off
Author:
• Wednesday, September 18th, 2013

互助縣中心學校全體師生出席助學金發放儀式。

(中國‧西寧市17日訊)由星洲媒體集團總編輯蕭依釗率領的“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團”,昨日探訪了青海省互助縣中心學校,並捐贈助學金給該校53位貧困生,同時捐贈乒乓桌、羽球拍、籃球及勵志書籍予該校。

世華四報讀者捐款建教學樓

也是世華媒體集團總編輯的蕭依釗指出,前年玉樹大地震之後,世華媒體屬下四家華文報發動讀者捐款,過後匯集籌獲的義款通過青海省僑聯重建土族自治縣互助縣中心學校教學樓。目前學生已經在這棟嶄新的教學樓上課。

蕭依釗在助學金發放儀式上說,青海省互助縣是中國唯一的土族自治縣。土族是少數民族中的少數民族,他們一直生活在苦寒的高山,天旱少雨,生活條件比較艱苦,因此土族自治縣被列為國家的貧困縣。

她說:“玉樹地震發生時,雖然馬來西亞與青海遠隔千山萬水,但我們的心懸掛著受災的孩子。我們的讀者響應號召,慷慨解囊,我們決定把熱心讀者的善款來重建互相縣學校,並且援助這裡的貧困學生。

“今天,我們這愛心助學團的23位團員代表馬來西亞萬千的善心人探望這裡的土族、藏族、回族、蒙古族、撒拉族和漢族的孩子。我們帶來了馬來西亞華人的愛心和關心。”

她說,這些團員大部份年過半百,他們也挨過貧苦的日子,打拼了大半輩子,才積攢了一些財富。但他們有了錢之後,並沒有去吃喝玩樂,耽於享受;或者窮於追求永不滿足的慾望和財富。因為他們知道:人出生時,兩手空空;等到人死時,帶不走任何功名財富。生不帶來、死不帶去。他們也知道,財富換不到快樂,助人才是快樂之本。所以他們行有餘力,則以助人。他們不願看到農村孩子因為貧窮而無法讀書,他們不忍看到山區孩子餓著肚子上學。

偉大的宗教家告訴我們:救贖蒼生,也是對自我的救贖。

在人生旅程中,以蒼生為念,是最智慧的選擇,有人嘲笑他們為傻子,但他們才是覺悟人生真諦的智慧者。

“再窮也不窮教育,再苦也不能苦孩子”。中國領導人這個口號,讓我們感動了好多年,感召了許許多多海外華人,挺身出來支援華文教育。我們期望這個口號也能感動更多中國的富人和官員去關心和援助那些窮苦的山區孩子。

蕭依釗(右)代表怡保紫竹林住持,捐贈醫藥費給梁紅秀一家人。左:梁母。

愛心助學團團員有陳振花、陳振妹、葉姝戀、鄭金妹、陳世雲、邢廣生、蕭日紅、鍾幹庭、陳傳傑、李春柳、劉利水、黃招來、朱如珍、李漢仁、葉央順、鄭順、李寶華。他們見到四報讀者的錢落實在新興的教學樓時,皆感到非常欣慰。

發放儀式後,助學團進行家訪,探問一些特困家庭,當他們知悉這些家庭的困難情況後,紛紛掏腰包捐助他們。其中,團員陳傳傑還替一位靠打清潔工的老奶奶養育的學生,繳付一年的房租。

另外,中二生梁紅秀,家中祖母和雙親都患病,當母親向蕭依釗談及丈夫的病情時,她說:“我丈夫患上直性頸椎炎,喪失工作能力,而且醫生說沒得治。”話未說完,立刻傷心飲泣。

在中國,一人得病,全家即刻陷入貧窮困境。

梁紅秀一家為了治病欠了很多債。

蕭依釗代表怡保紫竹林住持和信眾,捐贈一筆錢給她們一家治病。

怡保紫竹林在知道助學團將訪問青海之後,交了1萬5千令吉給蕭依釗,並委托她捐給有需要的地震災民。

助學者代表星洲日報讀者發放紅包和書包給貧困學生。右起:李漢仁、葉央順、陳傳傑、朱如珍等

助學者代表星洲日報讀者發放紅包和書包給貧困學生。右起:李漢仁、葉央順、陳傳傑、朱如珍等

殷萬貴:學校圖書和設備有限

互助縣教育局局長殷萬貴說,互助縣是一個貧窮的縣,學校的圖書和設備有限,馬來西亞華人的愛心,改善了互助縣的教育工作。

中心學校主要吸納附近山村小學的六年級生,讓他們能在比較高教育水平的學校繼續完成高小的學業。目前該校也收容初中生,明年初中生將轉移至另一所中學。

該校校長蕫維泰說,有了新的教學大樓,看到學生開心地來上課,他很開心。他說,新建的教學樓可以容納更多的學生,從以前的1千位學生,到現在增加到1千400多位,提昇了學校的辦學條件。

Category: 新聞 | Tags:  | Comments off
Author:
• Sunday, August 25th, 2013
雲南省部份貧困學生得到“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計劃”的資助,紓緩了困擾他們已久的經濟問題。迄今,該計劃已幫助逾2萬名一度面臨斷炊困境的雲南學生完成學業。

雲南省部份貧困學生得到“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計劃”的資助,紓緩了困擾他們已久的經濟問題。迄今,該計劃已幫助逾2萬名一度面臨斷炊困境的雲南學生完成學業。

(吉隆坡24日訊)“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團”繼9月份前往四川、青海送愛心後,將於10月25日(星期五)至30日(星期三),一連6天深入雲南省偏僻地區探訪受助學生及家庭。

雲南省部份貧困學生得到“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計劃”的資助,紓緩了困擾他們已久的經濟問題。迄今,該計劃已幫助逾2萬名一度面臨斷炊困境的雲南學生完成學業。

許多農村孩子為了求學,需走過窪地高山,甚至耗盡數小時才能抵達學校。

星洲日報自2005年開始展開讀者愛心助學計劃,翌年資助雲南省的貧困學生升學。迄今,該計劃已幫助逾2萬名一度面臨斷炊困境的雲南學生完成學業,改變了他們的命運。

團員將於10月25日從吉隆坡出發到昆明,並於10月30日從昆明返馬。每人旅費為4千令吉(包括往返機票、機場稅、簽證、內陸機票、租車費、住宿及膳食費)。

9月3日截止報名

所有名額將優先保留給這項計劃的助學者與家人。該團即日起接受報名,歡迎助學者與家人一起參加這趟心靈之旅。截止日期為9月3日,名額有限,報名從速。

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計劃里,中小學生的助學費一年400令吉;大學生一年1千600令吉。

當受助學生完成一定程度的學業、家庭經濟好轉、達到自給自足後,便會終止助學。

讀者可選擇於上班時間(早上10時至傍晚6時)到星洲日報總社文教部繳付團費;郵寄支票(抬頭請誌明:Sin Chew Daily Donation account)或將團費存入RHB Bank(Sin Chew Daily Donation Account,戶頭號碼:21247936051224)。請在存款單上寫上姓名,傳真至文教部(03-79658541)並致電文教部確認。

如有疑問,歡迎電洽文教部,電話:03-79658879/8560。

Category: 新聞 | Tags:  | Comments off
Author:
• Sunday, January 13th, 2013

陳傳傑:每年我都想去農村看孩子,看有什麼可以幫忙的,能幫我就儘量幫。

■圓夢使者:陳傳傑

陳傳傑是另一位老團員,7年內參加過7趟愛心助學之旅,安徽、河南、貴州、雲南及四川的窮鄉僻壤之地都到過了,“我今年已經70多歲,但只要身體還可以,每年我都想去農村看孩子,看有什麼可以幫忙的,能幫我就儘量幫。”

“能幫我就儘量幫”,這是陳傳傑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說話的時候,臉上總是掛樸實誠摯的微笑。他來自沙巴仙本那,本是沙白安南人,自1980年代起到沙巴發展後,便定居當地,從事油棕種植業。

這位一臉和氣又帶股正氣的長者並不多話,行程中,常常和太太顏亞珠安靜地坐在座位上,但每次助學團發動募捐時,他一定當仁不讓,仗義疏財。

有許多次,他都率先伸出援手,除了今次幫助血癌病童吳婉珍之外,2008年助學團在安徽東至縣堯渡鎮中心小學遇到頸椎畸形的女童王潤娟,他也大力資助矯正手術的費用,07年和08年,他也兩度資助另一位貧困兒童張濤的手術費用,讓小時候被水泥柱子壓傷尿道管的張濤能夠擺脫掛在身上的尿袋和尿失禁問題。08年見到張濤時,陳傳傑將自己戴的佛珠脫下,套在張濤手上,祈願神明保佑他安然度過下一道難道,這個安靜又真摯的動作,讓由始至終面無表情不發一言的張濤受到感動,第一次在助學團面前露出笑容。

陳傳傑就是這麼一位溫柔敦厚的長者,他曾經在兒子的婚宴上,以母親李玉娟的名義捐助愛心助學計劃,並當眾向母親說:“我愛你!”兩年前,母親去世後,他在四川助學時憶及亡母,一時感觸良多,落下了男兒淚。

今年,他助養了50個孩子,但自己一直來都省吃儉用,生活簡單,兩天還到油棕園幹粗活。

(上)在無為縣松院小學,陳傳傑讓小學生為他綁上紅領巾。 (下)陳傳傑(左)和顏旺川(中)都是愛心助學團的老團員,仗義助人的精神讓人欽佩;右為蕭依釗。 (右)看到家境清貧卻成績優異的小學生古俊,陳傳傑特別高興,右為平日照顧古俊生活起居的外婆;古俊父親已過世,母親在外打工,平日和姐姐、外婆相依為命。

陳傳傑曾經也是在貧困中掙扎長大的孩子,8歲那年,和母親離開福建永春,到當時的馬來亞和父親相聚,走出家鄉貧瘠的農田後,日子也不見得好過,每天凌晨兩點,他就得在椰乾廠剝椰子、挑椰肉,為生活鑽營。他只唸過3年書,但卻靠自修學會閱讀和寫字。

“面對困難的環境,只要不妥協,一定可以改變未來的生活。”這是陳傳傑的人生哲學,也是他每一次鼓勵農村孩子的一句話。

這趟安徽行,是他第7次的助學行,行程結束在即,他提筆在行程表背後寫了半張紙的感想,塞到記者手上,內容大約如下──

“每一次到農村,心中感受都很大。在學校發放助學金時,看到這群天真可愛的兒童,因家庭貧困,而無法繼續上學,我心中都充滿了可惜,內心感到難過、無奈。尤其是在家訪中,那些破落的房子,可說是家徒四壁,但是牆壁上卻貼滿了各種學業優異的獎狀,看了真叫人心痛。這些家庭貧困的原因,大都是父母雙亡,小孩只有爺爺奶奶照顧,但老人家因年老、有病,無法從事勞力工作,生活就很困難,無法讓孩子繼續上學讀書。這些孩童得到讀者們的資助,才能再到學校讀書,希望他們長大成人後,創出一片春天。”

在他的影響之下,一家五口包括太太顏亞珠與3個兒子都參與“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計劃”,陸續加入圓夢使者的行列。

■圓夢使者:廖雪芬、廖雪芳、廖雪艷

雪芬(左二)、雪芳(右二)和雪艷(右一)三姐妹到南山辦事處雙龍村的11歲小女孩熊鶯家中拜訪,和患有心臟病的熊媽媽(右三)及老師合影。

以感恩的心,幫助有需要的人

在這次的安徽助學團中,廖家三姐妹是團員口中的“姐妹花”、“3朵金花”,僑聯聯絡部副調研員洪振海有一次也打趣地說:“要看好三姐妹,不要走丟了!”

她們就是那麼活潑、討喜,有她們在的地方,空氣含氧量也好像特別充足,你會感染到一股勃勃生氣。在巴士上,三姐妹坐在後座,後座也不時傳來銀鈴般的笑聲,坐前面的團員好奇探問那位最愛笑的姐妹是誰時,戴眼鏡的小妹雪艷耍手擰頭連聲否認,指和自己長得十分相似的二姐雪芳,說二姐“笑點特別低”!

三姐妹感情極好,全程出入成三,連助學行善,也是一起出錢出力。2007年,她們開始成為愛心助學人,助養了4個孩子,後來逐年增加,從2009年起助學名額已增至25人。

除了愛心助學計劃,她們也不時捐助本報的基金會,或以個人名義,或以已故父親的名義,“爸爸以前常常參與社團活動,是個熱心公益的人,可能是他影響了我們吧。”大姐雪芬說道。

父親去世將近二十年,留下一家賬務公司,給妻子和四姐弟打理。“可能父親離開得早,我們有一種相依為命的感覺,一家感情特別好,一起打理公司,也常常一起旅行。”對於許多事情,譬如金錢和人生觀,一家人的想法也很接近,“我們都不是想要賺大錢的人,夠吃夠用就好,有多餘的錢,就用來幫助需要的人。”

(上)廖雪芬柔聲慰問兒子去世媳婦落跑的翟奶奶。 (中)家訪時,雪芳(中)帶了小禮物送給南山辦事處獨山村的11歲孩童程文輝。 (下)雪芳和雪艷(右)帶了顏色筆,送給當涂縣亭頭中心小學的孩子們。

雪芬還記得自己小時候住在甲洞新村,家裡買不起尿布,就把婆婆的褲子剪裁一下,給她當尿布穿。直到妹妹出世,家裡的經濟條件才好轉。“除了感恩,也知道世界上很多人很苦,趁你能夠服務別人的時候,早點去做。”

早在六七年前,她就開始在慈濟當志工,在雪隆一帶做家訪,走進社會底層,幫助社會邊緣的貧困人。“這幾年來,我越來越覺得馬來西亞是一塊福地,善心人士很多。在我國,一些貧困者是因為心態問題而導致貧困,但這趟來安徽,我們探訪的貧困家庭是真的很無助,很無力,他們家裡只有老人和小孩,沒有勞動能力,生活就很苦。”

她說到助學團在南山辦事處獨山村探訪程文輝一家的情況,“我們的團員幫程家付清1年的房租,大概240令吉,這筆錢,一些人逛街吃一頓飯就花掉了,但對程家來說,那卻是讓他們能夠安身立命的一筆錢。”有錢是福報,用錢是智慧,雪芬常常這麼提醒自己和弟妹。

二姐雪芳也感觸良多:“農村裡有很多留守兒童,與年邁的爺爺奶奶相依為命,家裡沒有錢,他們要上學就變成很艱難的事。但教育對孩子很重要, 一個受過教育的孩子,才有能力改善未來的生活。”

小妹雪艷常向身邊朋友分享這項計劃,更將這趟安徽行所見上載面子書,鼓勵更多朋友一起加入“圓夢使者”隊伍。

【後記】你們的付出,圓了貧苦孩子的讀者夢

一同到安徽助學的“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團”團員也包括蕭日紅、蔡文蓉、鍾岫蒨、方松林、王素薇、顏旺川、陳金燕、黃松奎、朱慧群、梁興華、黃秀琴、賴泗溏、蕭美蓮和李春柳。

星洲日報愛心助學計劃已邁入第8屆,有近萬名愛心助學人,支持本報推動這項社會公益事業。他們之中,大部分都沒有參加過助學團,不曾隨團走訪山區,只是默默付出,每年給愛心助學計劃寄支票,通過這項愛心行動,圓了許多貧苦孩子的讀書夢,讓貧困學子有了一個改變命運的機會。

愛心助學人多是一般讀者,他們不是大富豪,他們有的是一顆善良的心,知道“行善助人為快樂之本”及“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的道理。

報道:本刊 張佩莉 攝影:本報 陳莉莉

Category: 專題報導 | Tags:  | Comments off
Author:
• Sunday, January 13th, 2013

愛心助學人有一個美麗的稱號──圓夢使者,因為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美好心願,就是希望可以幫助家境貧困的孩子們圓一個讀書夢。

(上)程爸爸躺在醫院,女兒輟學在外工作,家中剩下程媽媽和12歲的程文輝。 (中)抱手面對眾人的包租婆聽到助學團要為程家付清1年房租時,竟然想坐地起價! (下)洪振海(右)要求包租公寫一張收據,證明已收到程家1年的租金。 (右)張烈武自掏腰包,為程家付清1年房租。

在南山辦事處獨山村進行家訪時,我們來到一棟現代化洋房前,從側門進入,只見後方是一間間嶄新的房間,裡面住了不同的家庭,其中一戶,就是11歲學童程文輝的家。

程媽媽坐在床沿,苦著臉告訴我們,一個月前她的丈夫程夢福遇到車禍,現在還躺在縣醫院。丈夫出事後,她醫院住家兩頭跑,家中經濟陷困,今年本來升高三的女兒於是輟學,打工養家。

聽到“輟學”二字,團員立刻緊張了起來,“可是還有一年就畢業了啊?”“打什麼工?”“是她自願的嗎?”“她現在在哪裡?”團員七嘴八舌地追問,程媽媽一下愣住了,反應不過來,訕訕然地說女兒工作時不方便接手機,聯絡不上。

團員們以蕭依釗和洪振海為中心,交頭接耳地商量了一會,再轉頭對程媽媽說:“省僑聯願意協助妳女兒入學,希望她完成學業,等她高中畢業了,就可以找到更好的工作。”

程媽媽唯唯諾諾不置可否,於是蕭總主張先跟程媽媽拿她女兒的手機號碼,等她下班後再打去,親自向這位輟學生瞭解實況。

錢要用在對的地方

一些團員想給程媽媽遞紅包,蕭總暗中拉住了,“先搞清楚這個家庭的狀況再說。”錢要用在對的地方,這些都是你們的辛苦錢,應該交到真正有需要的人的手裡。她低聲解釋。

錢要用在對的地方,這是愛心助學團一直堅持的事。我們有近萬名助學人,他們大部分並不富裕,當中很多是受薪階段,也有家庭主婦和退休人士,但他們選擇省吃儉用,把省下來的錢用來行善。

為了解決這個家庭的燃眉之急,也是本報麻坡辦事處主任的團員張烈武自掏腰包,為程家付清1年房租。諷刺的是,當包租婆聽到有人要一次過繳付1年房租時,她眼珠子轉了轉,說道:“可能明年會起租的呢……”此話一出,團員立刻起哄,包租婆只有吶吶不作聲。

為了安全起見,團員建議包租婆寫一張收據,證明已經收了程家1年的房租。

離開程家後,眾人暱稱“小高”的高瑩瑩多次撥打程媽媽女兒的手機,後來終於聯絡上。在電話中,這位女生表示輟學是自己的意願,不是因為家人的壓力。雖然小高好言相勸,她還是無動於衷,只說自己去年的會考已經通過,即使不唸高三,明年也可以拿到畢業證書。

當小高把輟學女生的話轉告助學團時,大家除了嘆憾,心裡也難免有淡淡的失落。

■愛心助學人:鍾幹庭、鍾錦嘉

爸女同行,為愛行善

鍾幹庭的行李中有一個大紙箱,裡面是20多件女裝大衣和外套,隨手拿一件在手上看,質感很好,厚重又暖和,而且很新很漂亮。“都是太太的衣物,全都好好的,就帶來送給農民。”他微笑說道。

比較資深的團員都知道,鍾太太去年過世了,她最後一次參加愛心助學團,是在兩年前的四川團。

在助學團裡,來自沙巴斗湖的鍾幹庭和太太陳綠珠都是老團員,也是眾人的開心果。他們一個風趣一個活潑,做正經事時很認真,玩樂的時候很放,有時候一唱一和,有時候互相抬槓,隨便說一個笑話,就可以讓全團人笑翻。夫婦倆人都是古道熱腸的人,年年助養孩童,也年年到農村探訪窮苦孩子,更曾經千里迢迢帶一箱子的塑膠袋送給農民,讓他們不必再用千瘡百孔的袋子裝農作物。

把太太的愛傳出去

(上左)鍾幹庭把太太的舊衣服,轉送給黃池鎮長福行政村的谷家一家三口。 (上右)陳綠珠逝世後,女兒鍾錦嘉繼承媽媽的遺志,陪同爸爸鍾幹庭繼續愛心助學的旅程。 (下左)走進農村後,鍾錦嘉更深刻體會施比受更有福。 (下右)鍾幹庭:助人不求回報,只希望孩子們有能力時,也可以去幫助其他人。

這次的安徽行,愛妻不在了,鍾幹庭卻帶了她的衣物過來,每次到農村做家訪,就塞幾件給農民,農民枯瘦顫抖的雙手接過厚重暖和的衣物,就好像接過陳綠珠的愛和關懷一樣。

“這是媽媽的遺志,我們幫她完成。”陪同爸爸前來的女兒鍾錦嘉說道。

這是錦嘉第一次參加助學團,不過對許多團員、助學的情況她卻頗為熟悉,“因為媽媽常跟我講啊。她最喜歡參加助學團,每次都會推掉其他活動,和我爸一起參加,回來後,還會興致高漲地說很久!”她莞爾笑道。

去年農曆年初三凌晨,陳綠珠去世了,錦嘉回憶說,媽媽年三十晚還駕車去買燒肉,沒想到年初一就咳出了大量的泡沫,初三凌晨就因肺部感染走了。“2010年她和我爸去四川助學的時候,已經知道患了子宮癌第三期,但他們絕口不提,團員也就不知道。媽媽個性樂觀,她相信醫學昌明,病可以治好,她突然去世,我們都難以接受,我爸的打擊很大,人消瘦很多,一度只有50多公斤。他一直說,我媽應該還可以多活10年。”

那一年過年,陳綠珠她還計劃要給孤苦無依的老人煮年菜、探訪殘障兒童,此外還有一連串的社團活動,因為她是斗湖福建會館婦女組主席、福聯會婦女主席、健言社創社會長……,就如鍾幹庭說的:“她是一個有領袖魅力和風範的女人。”

愛妻這一生樂善好施,所以鍾幹庭也把收到的帛金悉數捐出去,以完成她的遺願。

今天,鍾幹庭慢慢走出喪妻的傷痛,也能夠臉帶微笑、語氣平靜又溫柔地緬懷愛妻。

女兒加入拯救流浪狗行列

他們都不是沙巴人,因為年輕時參加政治運動,而從家鄉新山被放逐到沙巴,從零開始,先在園丘打工,再用積蓄買地,熬過一段艱苦的日子,才有了今天200畝的油棕園。

“我們是苦過來的人,當有能力幫助人的時候,就不遺餘力地幫。我們到過中國30多次,我和太太不愛去大城市,環球化後全世界的大城市都一樣,沒有什麼好看的,我們喜歡去農村,去看鄉下的孩子。每次參加助學團,我們都各帶3000令吉,看到有需要的人就給一點。”鍾幹庭微笑說道。

他們助人為樂的精神,也潛移默化地影響了女兒錦嘉。“有些人想幫人,可是心有餘而力不足,我們這些有能力的人,就更應該瞭解施比受更有福。”她認真地說道。

自小就愛狗的鍾錦嘉也是防止虐待動物組織的先鋒,視救援流浪狗為自己的使命。鍾幹庭曾經半無奈半開玩笑地問女兒:“人都吃不飽了,還去救動物?”她一臉嚴肅地向爸爸解釋:“這世界上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職責,有人為教育,有人扶貧,而我喜歡狗,所以我為狗奔波請命。”鍾幹庭聽罷女兒的這番話,嘴角浮現微笑,再也不說什麼了。

“人到了一定的年齡,就會發現物質無法填滿心靈的空虛,心裡有把聲音告訴你,I must do something!爸媽做慈善助人,我幫助流浪狗,現在也跟爸爸參加助學團,我想這些都是讓心靈豐厚圓滿的方法。”錦嘉感性地說道。

【家訪個案】

雪中送炭,老奶奶哭了

(上)助學團雪中送炭,翟奶奶緊緊拉著團員的手,淚如雨下。 (下)地面是泥地,下過雨後,又濕又滑。 (右)看到奶奶流淚,9歲的翟承國一臉茫然,家中發生了什麼事,小孩似懂非懂。

80歲的翟奶奶帶著兩個孫兒住在一地泥濘的破屋裡。屋裡有幾條長凳,唯一一張木桌上,擺著一張遺照,相中人是老人家唯一的兒子,6年前一場工地意外後就癱瘓在床,不久前終於熬不住,撒手走了。老人家的媳婦,自丈夫癱瘓後就丟下孩子離家出走,不知所蹤。

翟奶奶患有眼疾,視力一日不如一日,兩個分別7歲和9歲的孫子又少不更事,一日兩餐只能靠鄰居接濟。助學團雪中送炭,老人家淚如雨下,緊緊拉著團員的手,一些女團員也陪著落淚了。

道:本刊 張佩莉 攝影:本報 陳莉莉

Category: 專題報導 | Tags:  | Comments off
Author:
• Sunday, January 13th, 2013

助學團每次上路,走的幾乎都是辛苦路,安徽、雲南、貴州、四川,從城市進入鄉鎮,從鄉鎮往農村走,路越走越狹小,越走越崎嶇,一路顛簸,深入偏遠的農村,那裡許多農戶家徒四壁,一貧如洗。走的是辛苦路,見的也是辛苦人,但感受別人的苦,也是感受別人的堅強。作為隨團採訪的記者,我感受至深的,除了領低保的特別困難戶,還有助學人慷慨就義樂善好施的精神。

(上)在亭頭中心小學,可愛的學生們親手為愛心助學團團員獻上紅領巾,表示敬意。 (中)幾位團員蹲在地上,點算募捐款項。 (下)星洲媒體集團總編輯蕭依釗(左)發動募捐,團員慷慨解囊,紛紛把錢投入塑膠袋裡。 (左)這些大袋小袋的日用品和食品,都是助學人不辭勞苦地提著走了老遠的路帶到農村,送給貧困農民的。

這個9月初,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團又出發了,26位團員,代表近萬名助學者,把愛心送到安徽省,為孩子們圓一個讀書夢。

說到安徽,愛心助學計劃正是從這裡開始的,自2005年起,安徽47個縣(區)共有21554人次受到資助,每位受助學生每年獲得助學金720元(約350令吉;人民幣兌換令吉的比率為1:0.486,下以人民幣計算)。截至2011年底,愛心助學活動已累計發放助學金1500餘萬元,加上捐資興建的4所愛心小學和2008年雪災捐款,累積捐款達1700多萬元。

助學團踏在安徽土地的第一天,金風還未送爽,陽光落在皮膚上還是炙熱的,但稻田已經轉成一片金黃,樹上的板栗也結實纍纍,乍看還以為是特大的紅毛丹。走在農村,隱隱聞到桂花香,棉花田也收成了,路邊的棉花收購站十分熱鬧,小貨車、電單車乃至牛車上,都堆滿了一綑綑的棉花。

眼前稻香魚肥的秋收景色,很容易叫人掉入農家樂的美麗想像裡,彷彿眼前一切都是賞心樂事。可是,當我們隨村裡的老師深入農村腹地後,看到的卻是另一番景象──由病痛、貧窮、殘弱拼湊出來的苦難,像一記重槌,狠狠把人擊醒。

這裡是皖南,即安徽長江以南的地方,境內氣候溫和,山河秀麗,江河密布,是著名的魚米之鄉。皖南不是窮鄉僻壤,百姓理應豐衣足食才對,但掙扎在貧窮線上的農民還是不計其數,而因病致貧,是貧窮的一大原因。

遇見血癌病童

這趟安徽行,助學團就遇見兩位患有血癌的孩童。血癌,在中國一般稱白血病,醫藥費高昂,往往令人束手無策。

第一個病童叫徐志翔,今年10歲,助學團一行人是在當涂縣亭頭中心小學發放助學金後,巧遇這個全身浮腫虛胖的小男孩。

當時,和助學團同行的安徽省僑聯聯絡部副調研員洪振海在洗手間遇見徐志翔,他見孩子身體虛胖,好奇追問,才知道是急性淋巴白血病病患,這一身胖不是真胖,而是因為進行激素治療所致。

禮堂的助學金發放儀式剛剛結束,校園一片鬧哄哄,助學團成員重重包圍徐志翔和徐媽媽陳明蘭,人人豎起耳朵,想要多瞭解小男孩的病況。徐志翔兩年前患病,不時進出醫院,學業也大受影響,“同學都升上五年級,我還在唸三年級。”他一臉沮喪地說道。對陳明蘭來說,孩子的病令她心力交瘁,巨額醫藥費更令她一籌莫展。她忍不住老淚縱橫,許多團員也眼眶泛紅。

也是助學團團長的星洲媒體集團總編輯蕭依釗當場向助學團募捐,團員紛紛慷慨解囊,籌得4200元人民幣。陳明蘭接過錢時,涕淚俱下,聲聲感謝。

但事實上,這點錢只是杯水車薪,幾次治療就用掉了,孩子的病依然看不到曙光。“在馬來西亞,這種病例是有希望治好的,我們有辦法籌到錢,孩子有機會換骨髓,可是在這裡就沒辦法。”蕭總私底下不止一次這樣對我們嘆喟。

徐志翔的事,一直令她耿耿於懷。

愛心無界線,捐助血癌女童醫藥費

(左上)徐志翔的病情和家庭的困境,令一些團員眉頭深鎖,心情也跟著沈重起來。 (右上)吳媽媽說到傷心處時淚水漣漣,星洲媒體集團總編輯蕭依釗和團員紛紛趨前慰問鼓勵。 (左下)吳媽媽帶婉珍和佳珍,從60公里外的住家坐公車到歙縣和助學團會面。 (右下)助學金發放儀式上,團員代表近萬名愛心助學人,把助學金交到孩子手裡。

第二位是12歲的吳婉珍,她是安徽愛心助學計劃下其中一個助養兒童,3年前患上白血病。這趟到安徽,助學團一早就聯絡了她的家人,希望和婉珍見面,瞭解她的情況。

於是,從蕪湖市乘巴士往黃山市途中,我們特地轉入歙縣,在大路邊的縣公安總部保安亭前,見到了婉珍和吳媽媽,以及她3歲大的妹妹佳珍。

司機劉師傅是個熱心人,本來助學團約了婉珍在黃山市見面,但劉師傅念及路途遙遠,對搭公車的婉珍和家人很不方便,於是仔細查了地圖,然後建議婉珍在離家60公里的歙縣和助學團會合,路程也就近了許多。

見到婉珍時,只覺得她長得很瘦很清秀,很難想像她3年前吃激素藥物導致發胖和長出鬍子的樣子。婉珍第一次發病是在2008年,因病情嚴重,被送入杭州醫院,也因而休學一年。“那次住院就用掉了十萬人民幣,家裡已經一無所有了。”吳媽媽說。

出院後,起初吳媽媽仍每月帶女兒到醫院複診,“一次就花去幾百塊,可是,她的血小板一直升不上去,後來我們就沒有再去醫院。我們帶她看土醫生,吃中藥,吃了果然血小板升上去了。中藥吃了兩年,到現在她吃不下去了,一吃就吐。我們也不知道她的病現在怎樣了。” 吳媽媽一臉愁容。“她父親是工地工人,收入有限,家裡爺爺有肝病和糖尿病,看病也要錢,哪裡還有餘錢用在小孩身上?”

蕭依釗和老團員陳傳傑想要為婉珍盡點心力,率先捐出了共6千人民幣,其他團員也紛紛掏腰包,當場湊集了1萬人民幣。這筆錢交由洪振海代表省僑聯接收和代管,並由省僑聯安排婉珍到安徽醫科大學第二附屬醫院,進行一次全面檢查。

蕭總也聲聲叮囑吳媽媽:“不要再讓婉珍吃土醫生的藥,一定要到正規、權威性的機構做身體檢查,再決定下一步怎樣做。”一些團員在告別時,又另外塞紅包、文具、食品、衣物等到婉珍手中。

一個多月後,我們收到安徽省僑聯聯絡部科員高瑩瑩來信,這個10月初婉珍已到醫院進行檢查,報告指不是白血病,而是再生障礙性貧血,恢復情況樂觀。

世界那麼大,跟誰相遇都是有緣,遇到了,能幫多少是多少。助學團每次上路,都有不少隨緣助人的小故事,這些小故事背後,都閃爍著助人為樂的精神。

報導:本刊/張佩莉               攝影:本報/陳莉莉

Category: 專題報導 | Tags:  | Comments off
Author:
• Thursday, January 03rd, 2013

(緬甸‧仰光2日訊)“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計劃"所涵蓋的國家和地區,除了中國、柬埔寨、印尼外,也包括援助緬甸21間孤兒院的近七百名孤兒。在聖誕節前夕,星洲媒體集團總編輯蕭依釗與基督教組織SIB KL蒙恩社區組織總監陳慧娥,聯袂赴仰光探訪孤兒們,並給他們送去助學金和聖誕禮物。

除了從吉隆坡帶去大包小包的文具、新衣服、營養品、盥洗用具之外,也在當地採購食品給孩子們。

令她們遺憾的是,這21家孤兒院散佈各處,距離遙遠,她們無法在短時間巡訪所有的孤兒院,只能選擇的其中的三家。

蕭依釗代表星洲日報基金會捐贈援助金給這三家孤兒院,即自由之鴿(White Dove)、活水(Living Water)、俄備得之家(Obed’s Home)。

孤兒院面臨斷炊危機

自由之鴿的孩子們歡欣喜地期待新居峻工。

“自由之鴿"孤兒院離開仰光約2個小時的車程,這家孤兒院原本由一位新加坡籍義工柏特立找到新加坡幾位企業家贊助,但這些企業家在2009年因金融風暴而面對財務困難,被逼撤除經援,讓孤兒院面臨斷炊的危機,“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計劃"提供及時的資助,為孩子們解決當時的燃眉之急。

由於該孤兒院的地是租借的,他們不時面對地主增加租金的問題,雖然解決斷炊之危,很快的他們因繳不出昂貴的租金而被地主逼遷,32個孤兒又面臨居住難題。

2010年尾,佛光山住持覺誠法師從蕭依釗口中獲悉這事後,特在“2011春節平安燈會"為孩子們籌款,最後籌獲10萬令吉。SIB KL教會組織的志工用了一年的時間,最後找到一塊售價5000美金的廉價地段,也就下目前“自由之鴿"所在地。

用木板搭建簡陋“臨時住宿"

新院舍在建築中,自由之鴿院長用幾塊木板搭建簡陋了一個“臨時住宿"。一位在緬甸落地生根的美國藉醫生具知道孤兒院情況後,特找他美國的朋友出資建築一棟木板平房讓孤兒“居住"。

正在建築中的新房子共有2層,上層為女生宿舍,下層則是廚房和孩子們溫習功課的地方。如今建築工程已如火如荼進行,預料明年1月尾峻工。

如今“自由之鴿"的孤兒們總算解決了居住的問題,以後不必再擔心被逼遷,而星洲日報讀者每年資助每個孩子400令吉。加上SIB KL給孤兒院的援助金,足夠他們過活了。

俄備得之家
12歲以諾天生雙腿缺陷

蕭依釗(中)捐贈現金給俄備得之家,由雙比牧師(右)接收。左為陳慧娥。

“俄備得之家"孤兒院的地是一位英國人在2008年捐贈的,但他們有地卻沒有建築費,後來一個澳洲社會福利組織幫他們建蓋了住所,剩下的廚房要靠自己想辦法。

這裡收容了22名孤兒。其中一個是今年12歲的以諾。他天生陷缺,自出娘胎兩腳便彎曲,呈O型狀,成長過程中從來沒能像其他孩子正常走路。家人沒有能力醫治他,只好托人從遙遠的邊界將孩子送到這裡。

今年他遇見一個教會醫生西門,對方免費為他動手術,腳的彎度才略有改善。我們到訪時,他還在復元中,坐在輪椅上向我們微笑。

負責人雙比牧師說,西門醫生將為以諾動第二次手術,希望他能儘快正常走路。

西門醫生是當地人,他把一輛長巴改裝為“流動手術室",在緬甸偏遠農村地區為貧困的孩子及有需要的人提供免費手術。

得勝兒童關懷孤兒院
地主收回土地迫搬遷

得勝兒童關懷(Win Child Care)孤兒院收容了41個孤兒,原住的地方由一位移居外國的好心人免費借出。然而好景不常,這兩年的緬甸經濟因為大量外國遊客擁入而突然起飛,地皮價錢也暴漲好幾倍,有鑒以此,這位好心人的家人向他們要回土地,並限定他們去年12月31日前搬走。後來,經過負責人苦苦要求後,對方才答應延長搬離的時間至今年3月。由於這所孤兒院人數眾多,要找到一個能容納他們的地方實在不易。據悉,截稿為止,他們依然未尋獲居住的地方。

另外,生命花園(Life Garden)孤兒院的26個孤兒也遭受同樣命運。由於屋主的女兒在孤兒院附近找到工作,為方便女兒上下班,屋主要收回屋子,所以,他們必須在明年2月底遷移。

“活水”孤兒院
9歲蒂英先天失明

“活水”孤兒院的孩子們開心地選新衣服。後排站者為戴眼鏡的猶大牧師。

“活水"“孤兒院收容了18個孤兒,創辦人是71歲的雪牧師(Pastor Snow),現由小兒子猶大牧師接管。那裡最大的孤兒為23歲,目前在幫忙農務,最小則是3歲。

18人當中,9歲的蒂英一出世便是個盲人。她的母親患有腳疾不能走動,加上家裡貧困,沒能力扶養孩子,托人把蒂英送來。她無法進入一般學校讀書,為了讓她受教育,猶大牧師將她送到特殊學校上電腦課程,一個月學費為18美金。

猶大牧師說,英國教會每個月定期匯200美金給孤兒院,而星洲日報讀者的助學金則足可補足孩子們的學費和伙食費。

(星洲日報/報導:陳莉莉)

Category: 新聞 | Tags:  | Comments o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