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 Tuesday, April 14th, 2015

“《星洲日報》愛心助學計劃”于11月13日在龍頭山鎮龍泉中學舉行頒發獎勵金儀式。左二起為星洲日報代表關麗玲、羅天貴、馬殿考、王莉、馬武榮、覺誠法師、妙圓法師、唐石榮、李明響和王敬。

“《星洲日報》愛心助學計劃”于11月13日在龍頭山鎮龍泉中學舉行頒發獎勵金儀式。左二起為星洲日報代表關麗玲、羅天貴、馬殿考、王莉、馬武榮、覺誠法師、妙圓法師、唐石榮、李明響和王敬。

報道 攝影:蘇俐嬋、關麗玲(雲南魯甸縣採訪報道)

助學金發放學校:龍頭山鎮龍泉中學

這趟雲南魯甸縣“《星洲日報》愛心助學計劃”行程中,我們發放250份獎勵金給龍泉中學的貧困生,每名受惠學生可得1100元人民幣(約600令吉)。

出席者包括馬來西亞佛光山總住持覺誠法師、北京星雲文化教育公益基金會辦公室主任妙圓法師、昭通市僑聯主席王莉、魯甸縣委統戰部部長馬武榮、副部長羅天貴、馬殿考、縣教育局副局長唐石榮、龍泉中學校長李明響和教師王敬。

龍泉中學是一所初中,有120名教師執教校內將近2500名學生,活動板房校園共有30間教室,初中一至初中三分別有11個班、10個班及9個班。

該中學原址因地質不穩,校舍因地震導致牆壁龜裂、磚塊脫落,處處是瓦礫,變成危樓。

在多方支援之下,龍泉中學活動板房就搭建起來,學生們得以繼續上課求知。活動板房校園位於騾馬口,秋末白天的氣溫約攝氏13度,入夜後攝氏7度至8度。教師王敬說,在寒冷的天氣里,學生們唯有多穿禦寒衣物,因為板房宿舍里是不允許用明火取暖。

校園內除了教室,還有籃球場、宿舍。校園走道旁的路燈是太陽能及利用風力產生電能而亮燈,非常環保。

龍泉中學原校校舍災後留下嚴重的龜裂痕跡,玻璃、部分牆壁都被震碎。

龍泉中學原校校舍災後留下嚴重的龜裂痕跡,玻璃、部分牆壁都被震碎。

這是龍泉中學的學生宿舍。

這是龍泉中學的學生宿舍。

家訪(一):龍泉中學初二生阮來益

我們到該校學生阮來益和邵元興的家,所謂的“家”就是帳蓬,離學校不遠,徒步可及。他們原本都住在家裡,住家在地震中遭受破壞,家人都被迫住在帳蓬,阮來益和邵兀興則住在學校宿舍裡。他們都是“《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計劃”的受助者。

阮來益的母親陳學珍(36歲)現住在帳篷,對於房子何時得以重建,他們都毫無頭緒。

8.03地震發生前,阮來益和家人親戚兩家9人同住在葫蘆橋社一所土房里。

他上有一姐一妹,今年分別在魯甸一中念高中二及在龍頭山鎮的中心小學就學。其父親于2007年因酗酒致病去世,由母親拉拔長大。

為了孩子的生活費和教育費,陳學珍省吃儉用,“家裡原本就貧困什麼都沒有,我都已習慣一天只吃兩餐……”聽在耳里的阮來益不知內心有什麼滋味。

提到家庭經濟,阮來益沉默一陣,囁嚅道:“有點困難”。母親是家庭的經濟支柱,單靠種植花椒的話,年收入僅有約3千元人民幣,根本無法獨撐3個孩子仍在求學的家庭。陳學珍去年決定離開家鄉,隻身到西雙版納一間快餐店打工,賺取每月1500元至1700元人民幣的糊口費。

阮來益(左起)、其祖母楊正芬和母親陳學珍感情深厚,陳學珍手中的愛狗“毛毛”帶給他們一家人很大的正能量。8.03地震發生時,祖母雙腳被困一個多小時,“毛毛”一直守護在旁,直到獲救後,“毛毛”還形影不離地跟隨她到醫療室。

“一天工作十多個小時,有時候工作時間超過12個小時,工作時間冗長,沒辦法呀……”

地震之後,陳學珍的花椒園毀了,房子也垮了,令陳學珍的心情沉重如山。“家里亂糟糟的,現在必須重整家園,暫時都不出去打工,或許以後還會再出去打工賺錢,畢竟孩子都還在唸書……”陳學珍字字句句都想孩子的未來。

中國實施的9年義務教育,只供學生念完小學和初中,因此念高中的經濟負擔對山區的家庭來說可不容易承擔,阮來益的姐姐去年念高中一的學費、住宿費及生活費,全年用了9千多元人民幣,這個數額可是母親種花椒年收入的數倍。即使家境困苦,陳學珍依然堅持讓孩子受教育。她辛勤工作供大女兒念高中,自己賺了三千多元人民幣,剩下的費用都是向親戚借來的。

阮來益後年即將升高中一,陳學珍想到經濟來源陷困,家中還有兩個孩子未來的高中學費,深深嘆氣,“我都不知道怎麼辦呀”。其實她深知供一個孩子完成大學教育程度需要好幾萬元人民幣,但站在現實中的路口,她不禁皺眉頭說:“我都不敢想……”短短五個字,充分折射出陳學珍心底複雜的情緒。

問到未來想達到哪一個教育程度,阮來益低頭,但回應時鏗鏘有力,他說:“大學。”“只有念完大學,才能好好地發展自己的未來。希望能改善家人的生活,家鄉發展得更好。”

阮來益長大後想成為一名醫生,“因為自己的家人病了,自己可以知道應該如何照顧他們。”

阮來益目前住在學校活動板房宿舍,三餐免費;班上共有82名學生,他對數學科目特別有興趣,上課時也特別積極。

地震發生導致土房坍塌,姐姐及時逃出家園,不過年近耄耋高齡的祖母楊正芬雙腳卻困在泥土中,右腳受傷,慶幸無大礙,至今也已恢復得差不多。

阮來益家里有只養了兩年的雄性狗狗“毛毛”,和家人經歷過許多難忘的事蹟。“毛毛”從土房被帶到帳篷來和主人一起生活,在地震後的煎熬日子中,為他們帶來頑強鬥志和能量。

“地震發生當天,岳母的雙腳被埋在土里,‘毛毛’一直守在她身邊,家人一起徒手挖泥救她。當晚我們抱她到騾馬口醫療,‘毛毛’一直跟隨,我們坐哪兒,它就坐哪兒。”陳學珍敘述災情所見的感動。

說起“毛毛”,他們母子倆都露齒歡笑,這總算讓他們在這個困苦時刻得以解頤的機會。

生於斯,長於斯,在一個地方住久了有感情。和大自然共生共存多年,留下一份對家鄉的抹不去的情感,都是陳學珍和當地人不想離開這座山的原因。但面對貧困的現實,他們都不願低首。

家訪(二):龍泉中學初一生邵元興

李庭海一家的帳蓬現在搭在這個小山丘上。

邵元興的家比阮來益一家住的帳蓬區要遠一些。他跟外公李庭海(68歲)、外婆涂朝珍(65歲)和其他表兄弟姐妹一起生活。外公外婆要照顧6個孫子,除了邵元興和在魯甸念高中的哥哥,還有4個內孫。

他們現在所住的兩個帳蓬在一個小山丘上。山丘上有未坦塌的土房和一個土牆台,土房是以前建來烤煙草的,後來沒做了,用來養牲畜,現在土牆裡還有兩頭豬,地震之後,房子沒了,只好把帳蓬搭在土牆台上。

他們原來的房子,是在山丘下的土房。魯甸803地震發生在下午430分,罹難者有很多是留在家裡的老人和小孩。李庭海和涂朝珍當時在外面工作,李庭海的老母親不幸在家裡遇難了。而5歲的小孫女腿受傷了,邵元興當時也在家,倒下的門剛好卡在板框上沒壓到他,逃過一劫。

邵元興和外公外婆就是中國許多典型留守兒童與空巢老人的故事。邵元興在很小的時候,父母親就在外打工了,他們現在福建省紡織廠工作,幾年才回家一次,這次地震他們也只搖電話回來,在外頭忙謀生,至今還未有時間回過老家來。邵元興站在一旁,聽大人們的談話,不發一言。

李庭海和涂朝珍口操當地方言,王敬老師翻譯,跟我們說他們現在的生活狀況。李庭海主要是種花椒維持生計,畢竟還是要看天吃飯,家裡養的牲畜則可幫補一些。王敬補充說,今年魯甸的天氣很極端,不是下暴雨,就是干旱,影響花椒收成,加上地震,可說是雪上加霜。

地震的發生,居民最大的問題就是沒有良好的居住環境,連帶物資、經濟收益受影響。冬天要到了,政府除了提供災黎棉製帳蓬、棉被等等,還有生活費,也會給予重建家園的輔助,但實際上有多少至今仍未有具體的方案。

光明村村民跟覺誠法師、妙圓法師和星洲日報愛心讀者計劃代表合影。

光明村村民跟覺誠法師、妙圓法師和星洲日報愛心讀者計劃代表合影。

特別發放個案:光明村

光明村,名字多麼美麗的村莊。

在這次的雲南之行,昭通市僑聯主席王莉向我們透露,龍頭山鎮的光明村有29名貧困學生不在愛心助學計劃的受助名單內。

我們臨時決定到訪光明村,前往光明村特別發放29份援助金(每份300元人民幣)給龍泉中學學生的家庭,到訪時,村長馬世斌、前村長易克相和村民一家大小都出來拍手迎接我們,露出歡喜的表情。

在發放援助金過程中,受惠者均井然有序地排隊,易克相則負責填寫受惠者和孩子的名字。

59歲的易克相曾在光明村擔任村長八、九年,這名熱心的前村長幾乎對每家每戶村民的名字、家里有幾個孩子都瞭如指掌,甚至連村里的孩子全名也能一字不漏地寫出來!易克相之所以記得村民的全名,除了與村長資歷有關,相信還是出自對村民的一份鄰里的關心。

結語:

魯甸縣被納為中國的貧困縣,每戶家庭都生活在貧困線上。我們看到學生不怕崎嶇的上學路,依然風雨無阻地去上課,讓人感動。300份助學金,幫助了300戶家庭,盡管數額不多,希望能為他們解決燃眉之急,不會因生活困苦而放棄,堅持完成學業,學有所成將來改善家人生活。

受惠學生用心寫下感恩之情。

受惠學生用心寫下感恩之情。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