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 Monday, April 13th, 2015

住在高山的學生往返學校需耗時4至6個小時,因此來到學校上課時已經很累。張文廣希望學校往後實施寄宿制,讓學生有精力學習,改善他們的生活。

報道:蘇俐嬋(雲南魯甸縣採訪報道)

攝影:副刊關麗玲

位於中國雲南省東北部的魯甸縣,是昭通市中的貧困縣,經濟發展落後,人民年收入偏低。海拔高的魯甸縣土地貧瘠,當地大部分的居民都是干農活為生,花椒、玉米、核桃等為主要的經濟作物。

今年8月3日,魯甸縣發生6.5級地震,房子瞬間倒塌、校園成了危樓、糊口的農地遭到重創……霎間震碎當地人的希望。

龍頭山鎮是地震中的重災區,家園成為一片殘桓敗瓦,失去經濟來源,令當地人的生活陷入困境。

儘管如此,孩童的求知欲未因此而被震碎。上學路,猶如遙遠的象牙塔,但是山區的孩童一步一腳印,堅持跨越荊棘路,為的是飽讀知識。

星洲日報讀者愛心送雲南災區

2014年11月中,星洲日報及星雲文化教育公益基金會聯辦“雲南愛心助學計劃”,增強馬中兩國之間的友誼,把“《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計劃”下所籌獲的愛心善款和關懷希望,送到雲南省的孩子手上,以作為他們在就學生涯中的獎勵金。

這次赴中國雲南發放義款的代表包括我們兩位本報代表,還有馬來西亞佛光山總住持覺誠法師、北京星雲文化教育公益基金會辦公室主任妙圓法師、來自中國天津的義工林傑和王琳。我們通過昭通市僑聯主席王莉的安排,分別前往龍頭山鎮的龍泉中學及翠屏小學探訪學生。

陡峭的山路,有著層巒疊嶂的美景。我們穿過蜿蜒曲折的山路,在寒冷的秋末,傳遞溫熱的愛心和溫暖。沿路上許多外層寫著“民政救災”的藍色帳篷映入眼簾,這些都是災民們必須暫住的臨時住所,直到新房子獲得重建為止。頹垣敗瓦處處可見,這些曾是村民用血汗辛苦築起的安樂窩,全都被震毀了。

地震後,災民日子照過,一名肌瘦的老伯蹲在危房旁看管吃飼料的豬只。

獎勵金發放學校:龍頭山鎮翠屏村翠屏小學

受惠學生人數:50人

秋末入冬,龍頭山鎮的天氣逐漸轉涼,白天的氣溫攝氏10度或以下,陽光是難得一見的。我們到訪翠屏小學的那個早晨,陽光普照,伴隨著微風,破云而出的光芒把氣溫提升到攝氏16度至17度,是相隔好幾天的低溫後迎來難得的溫暖。校長張文廣和教師代志品見到我們,頻說我們的到訪,把陽光都帶來了。

翠屏小學是位於龍頭山鎮最高海拔的學校,海拔約2060公尺。溫煦的陽光撒在孩童們的臉上特別耀眼,但臉蛋還是被之前的寒風凍得通紅。

由於翠屏小學在8‧03地震中被摧毀,該校師生在臨時搭建的活動板房里上課,我們則在板房外的小空地進行頒發獎勵金儀式。

陽光代表希望,我們在希望的照射下,一一頒發獎勵金給該校的50名的貧困生,他們每人將可獲600令吉(1100人民幣)。他們都是校內的優秀生,父母多是務農為生,年收入非常低,盼望在困難中看見陽光,感受溫暖和關懷。這群受惠的優秀生接領獎勵金后,以稚嫩而響亮的童聲向我們道謝。

翠屏小學現用的活動板房距離原校大約500米,佔地約1千300平方米,有15間教室。翠屏小學共有855人,一至六年級共有13班,學前班有2班,由38名教師執教,一個班的學生人數可達到69人。學生都是從遙遠的住家耗時耗力徒步上學,上課時間都設在早上9時。

張文廣說,翠屏小學目前在活動板房毗鄰進行重建4層樓校舍的工程,2015年1月1日即可竣工,將比原校3層樓校園來得更大。

翠屏村中最高海拔的農村達2500米之高,離校最遠也要十多公里,山路崎嶇,住在高山的學生往返學校需耗時4至6個小時。上學路和放學路,學生都經歷日出前和日落後的昏暗。秋末的下午約6時,太陽就開始下山了。一些住在偏遠地區的學生放學後,都在夜幕緩慢垂下中步行回家。

山區的孩子,腳踏實地地走過每個轉彎處,每個腳步都是對教育的堅持。龍山鎮的孩子用求學的堅毅來撐起一座山,海拔高,士氣一樣高。

冬季來臨時,氣溫降到攝氏零下十多度,張文廣指有些貧困小孩甚至沒穿襪子,因為家境太貧困了。張文廣感嘆山區的學生都是比較艱苦的一群,冬天降雪或雨天路滑,缺乏禦寒衣物的學生都必須克服種種困難上學去。

學生走累了導致沒精神上課,張文廣感到非常心疼,盼望中國政府能夠為山區的小學生實施寄宿制,解決學生們的困難,讓他們的日子過得更好。

“實行寄宿制,放學后再提供營養餐,讓學生星期一至四都住在宿舍,那就可以讓他們更有精力學習,改善他們的生活。”

15個班的學生從中午12時開始輪流下課打飯,學生排隊拿完飯菜後,各自找個舒適的空間享用午餐。

學生們在困苦的環境下勇敢地成長,綻放燦爛的笑容。

地震使部分校園坍塌 翠屏小學搭活動房開學

無情的地震是在學校假期期間發生,校園部分倒塌,部分變成危樓。翠屏小學9名學生在地震中遇難,有學生受傷、有的成為孤兒……為了撫慰痛失親人的學生,教師及相關組織代表都會為他們進行心理輔導,慢慢撫平傷痛。

相隔不到一個月,翠屏小學獲搭建活動房,9月1日就正常開學。活動板房現址原是農民的耕地,農作物在地震中毀壞。學校是教育的堡壘,因此在征地過程中,農夫都願意讓翠屏小學活動板房建設在有關農地,讓更多孩子受教育。

由於很多家園未獲重建,如今,學生們放學回家後都得和家人住在帳篷里。

張文廣說,一些住在海拔高的家庭經濟收入非常低,種植土豆或玉米,但一斤只能賣到幾角錢,這些錢就得養活一家人。小學生的輟學率頗高,家境貧窮是主因,在生活所逼下,學生小小年紀就出外打工去。

“小學一年級至中學初中三是中國的9年義務教育,山區學生面對最大困難是升高中及大學,孩子上高中後,家裡窮上加窮,但我們還是非常希望學生繼續升學,改變命運。”

從翠屏小學畢業的學生,要到最近的中學唸書是在龍泉中學,升高中的話則是到魯甸一中或魯甸二中。

高中生的一年生活費及學費都將近1萬5千元人民幣,省吃儉用的話,3年也需多達5萬元人民幣,張文廣希望貧窮學生能夠得到熱心人士長遠的資助,讓這些學生實現升學夢。

讀書,是翠屏小學孩子最大的歡樂。

8·03地震發生後,翠屏小學活動板房通過各造幫助,在短短的一個月內即獲完成搭建。左是學生教室,右邊則是教師辦公室。

特別個案:蘇天鳳(魯甸縣銀屏村)

翠屏小學大部分學生都來自貧困背景,不過校方仍為別校銀屏小學一名右腳患惡性腫瘤而面臨截肢的貧寒生蘇天鳳籌募醫療費,期望在有限的奉獻,幫助這名貧寒生渡過難關。

蘇天鳳,是銀屏小學的小六生。我們通過翠屏小學校長張文廣和魯甸縣統戰部副部長馬殿考的協助下,成功聯絡上銀屏小學的校長馬勝蒼。“蘇天鳳已經被送入昆明市的醫院了。”馬殿考和馬勝蒼通電後,轉告我們這個消息。

儘管如此,我們還是決然先到銀屏村的馬家坪,也就是蘇天鳳的住家了解情況。我們乘坐的四輪驅動車一路尾隨馬勝蒼駕駛的黃色小轎車,在陡峻的泥路上顛簸前進。

由於農村房子都散落各處,校長也記不得蘇天鳳住所的確實位置,途中需要向村民探問路向才找到地點。

從翠屏小學出發耗了40分鐘的車程,終於抵達馬家坪。我們下車後,還得步行下坡、穿過廣闊的農地才能到達蘇天鳳的住家。

翠屏小學協助銀屏小學貧寒生蘇天鳳籌募醫療費的通告。

翠屏小學協助銀屏小學貧寒生蘇天鳳籌募醫療費的通告。

我們和蘇天鳳的母親趙啟翠(57歲)進行家訪時,在參雜雞啼聲和豬叫聲的屋外對談,其75歲的岳母馬蓮秀則在旁靜觀。

家中排行最小的蘇天鳳成績優秀,班級考獲第二或第三名,每日來回學校耗時3至4個小時。

她上有1個姐姐和3個哥哥。大姐已成家,大哥在昆明工作自給自足,一對雙胞胎哥哥分別在北京打工掙錢,及在麗江念大學。

趙啟翠的丈夫2009年因工作事故逝世,獨自種植不掙錢的土豆(馬鈴薯)及玉米,農業的年收入3千元人民幣。她另外也飼養三、四隻豬、7隻小豬和8只雞,每年都在等待豬只長大后可以出售。

蘇天鳳天生就缺了左手掌,今年8月被發現右腳大腿出現骨瘤,知道時情況已非常嚴重,必須截肢,否則會危及生命。

10至11萬元人民幣的手術費,對趙啟翠而言可是天文數字。為了醫好蘇天鳳,趙啟翠把國家提供的災民補助安置費也付給醫院,26歲的次子也向外借了1萬元人民幣。

“上學路不好走,孩子在路上摔跤幾次了,腿部有點疼,之後帶她到魯甸醫院檢查,但檢查不出來。直到帶到昆明的醫院才發現有骨瘤,她在雲南省腫瘤醫院,11月17日就得截肢了。”趙起翠說。

截去右腿后,蘇天鳳必須留院治療至少一個月才能回家。一旦截肢後,蘇天鳳日後還需一筆錢來裝義肢。以後的路,希望蘇天鳳能堅強勇敢地走下去。

星洲日報副刊助理主任關麗玲(左起)代表移交善款給趙啟翠,幫助蘇天鳳渡過難關。右是馬殿考。

星洲日報副刊助理主任關麗玲(左起)代表移交善款給趙啟翠,幫助蘇天鳳渡過難關。右是馬殿考。

在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計劃下,翠屏小學50名學生獲得每人600令吉的獎勵金。張文廣(第二排左一)和代志品(後排左一)跟學生合影。

在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計劃下,翠屏小學50名學生獲得每人600令吉的獎勵金。張文廣(第二排左一)和代志品(後排左一)跟學生合影。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