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 Sunday, January 13th, 2013

愛心助學人有一個美麗的稱號──圓夢使者,因為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美好心願,就是希望可以幫助家境貧困的孩子們圓一個讀書夢。

(上)程爸爸躺在醫院,女兒輟學在外工作,家中剩下程媽媽和12歲的程文輝。 (中)抱手面對眾人的包租婆聽到助學團要為程家付清1年房租時,竟然想坐地起價! (下)洪振海(右)要求包租公寫一張收據,證明已收到程家1年的租金。 (右)張烈武自掏腰包,為程家付清1年房租。

在南山辦事處獨山村進行家訪時,我們來到一棟現代化洋房前,從側門進入,只見後方是一間間嶄新的房間,裡面住了不同的家庭,其中一戶,就是11歲學童程文輝的家。

程媽媽坐在床沿,苦著臉告訴我們,一個月前她的丈夫程夢福遇到車禍,現在還躺在縣醫院。丈夫出事後,她醫院住家兩頭跑,家中經濟陷困,今年本來升高三的女兒於是輟學,打工養家。

聽到“輟學”二字,團員立刻緊張了起來,“可是還有一年就畢業了啊?”“打什麼工?”“是她自願的嗎?”“她現在在哪裡?”團員七嘴八舌地追問,程媽媽一下愣住了,反應不過來,訕訕然地說女兒工作時不方便接手機,聯絡不上。

團員們以蕭依釗和洪振海為中心,交頭接耳地商量了一會,再轉頭對程媽媽說:“省僑聯願意協助妳女兒入學,希望她完成學業,等她高中畢業了,就可以找到更好的工作。”

程媽媽唯唯諾諾不置可否,於是蕭總主張先跟程媽媽拿她女兒的手機號碼,等她下班後再打去,親自向這位輟學生瞭解實況。

錢要用在對的地方

一些團員想給程媽媽遞紅包,蕭總暗中拉住了,“先搞清楚這個家庭的狀況再說。”錢要用在對的地方,這些都是你們的辛苦錢,應該交到真正有需要的人的手裡。她低聲解釋。

錢要用在對的地方,這是愛心助學團一直堅持的事。我們有近萬名助學人,他們大部分並不富裕,當中很多是受薪階段,也有家庭主婦和退休人士,但他們選擇省吃儉用,把省下來的錢用來行善。

為了解決這個家庭的燃眉之急,也是本報麻坡辦事處主任的團員張烈武自掏腰包,為程家付清1年房租。諷刺的是,當包租婆聽到有人要一次過繳付1年房租時,她眼珠子轉了轉,說道:“可能明年會起租的呢……”此話一出,團員立刻起哄,包租婆只有吶吶不作聲。

為了安全起見,團員建議包租婆寫一張收據,證明已經收了程家1年的房租。

離開程家後,眾人暱稱“小高”的高瑩瑩多次撥打程媽媽女兒的手機,後來終於聯絡上。在電話中,這位女生表示輟學是自己的意願,不是因為家人的壓力。雖然小高好言相勸,她還是無動於衷,只說自己去年的會考已經通過,即使不唸高三,明年也可以拿到畢業證書。

當小高把輟學女生的話轉告助學團時,大家除了嘆憾,心裡也難免有淡淡的失落。

■愛心助學人:鍾幹庭、鍾錦嘉

爸女同行,為愛行善

鍾幹庭的行李中有一個大紙箱,裡面是20多件女裝大衣和外套,隨手拿一件在手上看,質感很好,厚重又暖和,而且很新很漂亮。“都是太太的衣物,全都好好的,就帶來送給農民。”他微笑說道。

比較資深的團員都知道,鍾太太去年過世了,她最後一次參加愛心助學團,是在兩年前的四川團。

在助學團裡,來自沙巴斗湖的鍾幹庭和太太陳綠珠都是老團員,也是眾人的開心果。他們一個風趣一個活潑,做正經事時很認真,玩樂的時候很放,有時候一唱一和,有時候互相抬槓,隨便說一個笑話,就可以讓全團人笑翻。夫婦倆人都是古道熱腸的人,年年助養孩童,也年年到農村探訪窮苦孩子,更曾經千里迢迢帶一箱子的塑膠袋送給農民,讓他們不必再用千瘡百孔的袋子裝農作物。

把太太的愛傳出去

(上左)鍾幹庭把太太的舊衣服,轉送給黃池鎮長福行政村的谷家一家三口。 (上右)陳綠珠逝世後,女兒鍾錦嘉繼承媽媽的遺志,陪同爸爸鍾幹庭繼續愛心助學的旅程。 (下左)走進農村後,鍾錦嘉更深刻體會施比受更有福。 (下右)鍾幹庭:助人不求回報,只希望孩子們有能力時,也可以去幫助其他人。

這次的安徽行,愛妻不在了,鍾幹庭卻帶了她的衣物過來,每次到農村做家訪,就塞幾件給農民,農民枯瘦顫抖的雙手接過厚重暖和的衣物,就好像接過陳綠珠的愛和關懷一樣。

“這是媽媽的遺志,我們幫她完成。”陪同爸爸前來的女兒鍾錦嘉說道。

這是錦嘉第一次參加助學團,不過對許多團員、助學的情況她卻頗為熟悉,“因為媽媽常跟我講啊。她最喜歡參加助學團,每次都會推掉其他活動,和我爸一起參加,回來後,還會興致高漲地說很久!”她莞爾笑道。

去年農曆年初三凌晨,陳綠珠去世了,錦嘉回憶說,媽媽年三十晚還駕車去買燒肉,沒想到年初一就咳出了大量的泡沫,初三凌晨就因肺部感染走了。“2010年她和我爸去四川助學的時候,已經知道患了子宮癌第三期,但他們絕口不提,團員也就不知道。媽媽個性樂觀,她相信醫學昌明,病可以治好,她突然去世,我們都難以接受,我爸的打擊很大,人消瘦很多,一度只有50多公斤。他一直說,我媽應該還可以多活10年。”

那一年過年,陳綠珠她還計劃要給孤苦無依的老人煮年菜、探訪殘障兒童,此外還有一連串的社團活動,因為她是斗湖福建會館婦女組主席、福聯會婦女主席、健言社創社會長……,就如鍾幹庭說的:“她是一個有領袖魅力和風範的女人。”

愛妻這一生樂善好施,所以鍾幹庭也把收到的帛金悉數捐出去,以完成她的遺願。

今天,鍾幹庭慢慢走出喪妻的傷痛,也能夠臉帶微笑、語氣平靜又溫柔地緬懷愛妻。

女兒加入拯救流浪狗行列

他們都不是沙巴人,因為年輕時參加政治運動,而從家鄉新山被放逐到沙巴,從零開始,先在園丘打工,再用積蓄買地,熬過一段艱苦的日子,才有了今天200畝的油棕園。

“我們是苦過來的人,當有能力幫助人的時候,就不遺餘力地幫。我們到過中國30多次,我和太太不愛去大城市,環球化後全世界的大城市都一樣,沒有什麼好看的,我們喜歡去農村,去看鄉下的孩子。每次參加助學團,我們都各帶3000令吉,看到有需要的人就給一點。”鍾幹庭微笑說道。

他們助人為樂的精神,也潛移默化地影響了女兒錦嘉。“有些人想幫人,可是心有餘而力不足,我們這些有能力的人,就更應該瞭解施比受更有福。”她認真地說道。

自小就愛狗的鍾錦嘉也是防止虐待動物組織的先鋒,視救援流浪狗為自己的使命。鍾幹庭曾經半無奈半開玩笑地問女兒:“人都吃不飽了,還去救動物?”她一臉嚴肅地向爸爸解釋:“這世界上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職責,有人為教育,有人扶貧,而我喜歡狗,所以我為狗奔波請命。”鍾幹庭聽罷女兒的這番話,嘴角浮現微笑,再也不說什麼了。

“人到了一定的年齡,就會發現物質無法填滿心靈的空虛,心裡有把聲音告訴你,I must do something!爸媽做慈善助人,我幫助流浪狗,現在也跟爸爸參加助學團,我想這些都是讓心靈豐厚圓滿的方法。”錦嘉感性地說道。

【家訪個案】

雪中送炭,老奶奶哭了

(上)助學團雪中送炭,翟奶奶緊緊拉著團員的手,淚如雨下。 (下)地面是泥地,下過雨後,又濕又滑。 (右)看到奶奶流淚,9歲的翟承國一臉茫然,家中發生了什麼事,小孩似懂非懂。

80歲的翟奶奶帶著兩個孫兒住在一地泥濘的破屋裡。屋裡有幾條長凳,唯一一張木桌上,擺著一張遺照,相中人是老人家唯一的兒子,6年前一場工地意外後就癱瘓在床,不久前終於熬不住,撒手走了。老人家的媳婦,自丈夫癱瘓後就丟下孩子離家出走,不知所蹤。

翟奶奶患有眼疾,視力一日不如一日,兩個分別7歲和9歲的孫子又少不更事,一日兩餐只能靠鄰居接濟。助學團雪中送炭,老人家淚如雨下,緊緊拉著團員的手,一些女團員也陪著落淚了。

道:本刊 張佩莉 攝影:本報 陳莉莉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