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 Sunday, November 11th, 2012

父親(中)手中捧的是他 們每天的食物。右為姐姐。

從林宣住的農村到李朋程的家,路程約兩小時。大伙兒先到北楊寨鄉中心小學發放助學金給20位受助學生,然後分別坐小車去李朋程的家。發放儀式結束後已接近黃昏,夕陽餘暉照在一片片貧瘠的土地,金色耀眼。

李朋程就讀大陳小學六年級,上有一個姐姐,媽媽癌症過世,姐弟倆與父親相依為命。一家三口,只分得兩畝地,只夠吃。家庭經濟很差,連泥磚屋也蓋不起,現在住的地方是叔叔暫借給他們的。

我們到訪時,李朋程的姐姐也在家,可是臉色非常不悅。她的“不爽"讓團員不敢接近,更沒有人敢問原由。

李朋程是家裡唯一的男丁,放學後要下田,幫忙爸爸幹活,家事就由姐姐負責。但是姐姐也要上學,沒太多時間收拾家,導致髒亂不堪。

李朋程和父親的房間。

這棟房子空間很大,但裡面卻髒亂無比,蒼蠅到處飛。屋外衣物亂掛,異味到處飛揚,衛生條件差到極點。一家三口不曾吃肉,三餐吃烤餅,這烤餅用面粉製成,有點像我們吃的印度煎餅,配上辣椒便是一餐。在農村,吃飯對他們來說,不是吃飽或不飽,而是吃過就算。

等了6年,願望終於實現

李朋程從上小學開始,一直渴望有一套屬於自己的校服,但是他也知道家裡連吃也成問題,不敢向父親要求,唯有把這個“願望"收在心裡。從一年級開始,他每天很羨慕同學穿着整齊的校服走進校園。在班上,他環顧四周,正因為沒穿校服,坐在整齊校服中間,自己變得十分“突兀"。為了減低自己和其他人的不同,他常自卑地躲在一角,不隨意在校園走動,不要刻意“突出"自己。

李朋程就這樣過了6年。

姐姐的睡房。

今年要畢業了,眼看自己身上依然穿着陳舊不堪的衣服,他便知道藏在心裡的“願望"絕不可能實現。校服,對他來說,依然是一種奢望。

“李朋程,剛才為什麼在發放儀式上沒穿校服呢?"我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我見他非常尷尬低下頭說:“買不起……"

“很貴嗎?"

“30元人民幣。"

在旁的團員拉我一下,在耳邊輕聲說了李朋程的情形,請我停止發問。我實在慚愧,竟然沒注意到他的難過。忘了哪個團員問他是否很想穿校服,但李朋程尷尬無奈支支吾吾地說很想的表情,卻一直深埋我心裡。團員張麗仙事後托班主任買校服給李朋程,他聽到後一直開懷笑,連聲道謝。這個“願望"總算實現了。

李朋程的喜悅彷彿感染了我們,特別是張麗仙,回途中,他笑得比我們更燦爛。

報道、攝影:本報 陳莉莉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