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 Sunday, November 11th, 2012

老爺爺和孫子陳昕合照。

第一次看見陳昕是在新華小學舉行的助學金發放儀式上,他坐在學生席第二排旁邊的位子。儀式還沒開始,身邊的同學全都在玩鬧,不時還開懷大笑,唯獨他愁眉深鎖。

12歲的陳昕,和一般孩子般健康,但卻不快樂。上課時從不展笑容,老師用了“目無表情”四字形容他。“這孩子很勤勞,人家都在午休時睡覺,就他一人在課室看書,寫功課。也因為他比其他同學多了時間學習,成績非常好。”

為省下煤油錢,在校做完功課

我問陳昕為何不午睡,他沒馬上回話。等了半晌,他才慢慢把話吐出來,聲量小,我聽不清楚,於是請他再說一遍。

“我們家很窮,在學校寫完功課就不必回家點煤油燈。”喔,原來是想為爺爺省點買煤錢。這孩子的確心思慎密,也非常懂事。

離開學校,巴士從大路拐入農村的泥路,不一會到了陳昕家外的路口。村民知道我們來,擔心黃泥路弄髒我們的鞋子,趕快拿了鏟子在黃泥路上鋪上小石子。抵步時,路的前端已鋪好,我們一隊人踏在小石路上,他們一直努力“卡拉卡拉”響的在鋪石子。這一幕,讓走在安徽微冷的天氣裡的我們,感覺很溫暖。

陳昕的家,環境衛生很差,還沒踏入家門,羊騷味即刻撲鼻而來,遍地羊糞惹來許多蒼蠅。屋內髒亂的雜物也傳來發霉的味道。屋裡沒燈光,夜裡靠煤油點燈。

父外出打工,音訊杏然

一進陳昕的家門,即看到髒亂的家。

陳昕的父親在他不滿周歲時出外打工,至今音訊杏然。3年後,母親另嫁他鄉,不再聯絡。他目前隨75歲高齡的爺爺奶奶生活。由於奶奶雙目失明,一直以來家事都由爺爺代勞。這幾年來爺爺身體也出現況狀,陳昕有好幾次偷偷輟學,回家照顧爺爺奶奶,結果爺爺知道後非常生氣,堅持要他回到學校。

老爺爺臉上烙了許多歲月皺紋,聲線有點沙啞,他說:“家裡就只有我一個人做工,靠門外的幾隻羊兒賺到錢可以補貼買煤炭的錢……”說着說着也哽咽了。

老奶奶聽見有人來探訪,眼睛立刻泛紅,激動得說不出話,有團員塞紅包給她,老奶奶不停道謝。有的團員塞過紅包後,眼睛也跟着紅起來。

看到這個情形,我沒敢向老奶奶問話,深怕一不小心把老人家的痛處再度刺痛。

這些羊是陳昕一家三口的經濟來源。

回程,腳下踏着的石子“卡拉卡拉”聲,像一個小槌子在我內心敲打着,微痛。“姐姐、姐姐,等等我!”背後突傳來的喊叫聲把我從悲傷的心情拉了一下。

原來是個小女孩。

“這送給你。是我畫的圖畫,希望你喜歡。”

這個綁着兩條辮子的女孩,笑容甜美。剛進村時,我們曾在路口遇見過,沒交談。沒想到,離開前,我再次被樸實的中國農民深深感動。

報道、攝影:本報 陳莉莉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