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 Sunday, November 11th, 2012

助學是一條漫長的道路。

助學是一條漫長的道路。星洲日報愛心助學計劃自2005年歲末成立以來,每年都組織“愛心助學團",不辭勞苦,不遠千里,到中國探訪山區的孩子。這一次助學團來到安徽淮北市相山區和烈山區,以及宿州市埇橋區及靈璧縣,向農村裡的貧苦孩子獻愛心。

我們的大巴士走過遍佈高樓的土壤,踏過平屋散落的土地,才來到這貧瘠的城鄉――安徽淮北市。大巴緩緩開入這個素有煤城、酒鄉之稱的淮北市,雖然不是山路,但因為地底下開採煤礦後,工人沒把挖空的部分填回去,導致地面開始沉降,而下沉速度不均衡,造成路面凹凸不平,癲簸得很。

我們探訪的相山區和烈山區人口將近90萬,佔了淮北市的一半版圖。這裡民情簡樸,人民以採煤和務農為生,也因為這樣,貧困農民的生活,大部分有一餐沒一餐,不得溫飽。

這個本來藏有豐富煤炭的基地,因為經過許多年來日以繼夜大量開採,如今煤炭能源衰竭,使淮北市也被列入中國41個資源衰竭城市之一,這讓原本不富裕的淮北人民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負責接待我們的是淮北市僑聯副主席章芳,她告訴我,不只偏遠農村有貧窮的家庭,城市裡也有很多等待救援的個案。

她說:“有些夫妻同在一個企業打工,剛開始該企業非常火紅,但幾年後公司面對財務危機,把兩個人都解僱。這個家庭即刻面對經濟問題,城市裡也增加一戶貧窮家庭。"

失去勞動能力,得不到尊重

在農村裡,有些孩子的家人為了養妻活兒,離鄉背井到城裡打工,工作地點大部分在建築盤地或工廠。他們有的不幸出意外,手被機器切斷了,無法工作,被逼回到農村。正因為失去勞動能力,他和整個家庭被人看不起。“在農村,一個人失去了勞動能力是件可恥的事,得不到尊重。原本比較穩固的家庭關係也有可能瞬間就瓦解。"

在農村,一戶農家只有能力撫養一個孩子,但下田需要人力,他們不惜違法“多產"。淮北市的農民也不例外,有的家庭生了3個或4個孩子,這肯定吃不飽、養活不了的。章芳說農民很多因病而窮,有的因為工傷,變殘疾,卻沒錢醫治。終日靠好心人施捨,向鄰居借錢,因此也債台高築。

“即使民營企業也有關注農村的問題,拿出大筆的資金幫助,但貧窮人口太多了,根本沒可能填飽每戶人家的肚子。反正,農民哀歌唱不完就是了。"說完後,她臉上的愁眉再度深鎖。

眼前蹦跳的小背影,慢慢變小。

殘疾爸爸撿破爛餬口

由於大巴士無法駛到呂雙喜的家,大伙兒必須步行。越過一條車輛熙攘的大馬路,我看見雙喜展開美麗的笑容和一位老人站在另一頭等待。我加速腳步,追着她蹦蹦跳跳的腳印,趕往她家的方向。

老人今年64歲,是雙喜的父親,個子矮小的他,行動不便,一拐一拐陪我快步走。眼前蹦跳的小背影,變得越來越小。黃泥路上,隨着我們急速的腳步,揚起陣陣塵土。“這小丫頭今天特別開心,平時沒看過她那樣子。"老人開懷地說。

“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計劃"下所資助的學生,每個受助家庭年收入平均人民幣500元(約250令吉),有些更低於這個指標,生活十分艱苦。雙喜是其中的一位。

呂雙喜的家,是一棟用泥磚建的房子,非常不穩固,冬寒夏熱。漆黑的家,靠着煤油燈的亮光,帶來一點光明。空蕩蕩的屋內右側擺了一張床,床底下堆滿癈鐵、壞掉的電器等撿回來的破爛。這個髒亂不堪的角落,是雙喜和父親睡覺的地方。

呂雙喜的家

雙喜見到有人來探訪,原本笑得很開心,然而當我問起她的身世時,突然沉默了。此刻,一位大叔出聲了,他說:“這娃兒的父親很窮啊,窮到連一套新衣都買不起。從小到大,這小娃的衣服都是我們給的。"

這大叔原來是雙喜的鄰居。

在旁的雙喜就在這時候,眼淚汩汩而下。表面看似開朗的她,內心深處彷彿蘊藏着許多無法承受的創傷。據說,母親離開的時候,她還在襁褓中。一個家庭少了女人,生活被打亂,年邁的父親被逼挑起撫養孩子的責任。然而,父親畢竟是個男人,面對這不滿周歲的女兒也不知所措。幸好,鄰居的太太願意照顧雙喜,她才不致於命喪幼年。

看到大家的關心,雙喜感動的哭起來。

謊言還能瞞多久?

雙喜的家距離學校約一公里遠,天未亮她就摸黑出門。學校午休時刻,走路回家做飯。

“平時和爸爸吃啥?"

她說:“吃饅頭,或玉米。"

“還有其他食物嗎?"

她搖搖頭。

每一天午休,她會把蒸好的饅頭或玉米,放在桌上,等父親撿完破爛回來一起吃。隨後,又獨自步行回學校上課。

政府派給他們的兩畝地,種了豆子、玉米和小麥,但只夠作為糧食,其他收入就得靠父親撿破爛。附近的鄰居都知道他們的情形,通常會把家裡壞了的東西留給呂老先生。每天平均可換到人民幣10元的收入。為了賺取這微薄的薪水來糊口,呂老先生每天風雨不改“上班"。

他認為,能撿多少就多少。

雙喜的人生和其他農村孩子一樣,如果要離開農村,只能靠讀書。這點她非常清楚,所以一有空檔,必溫習功課。

“我知道父親為了這一個家很辛苦,他每天都得出門撿些破爛換錢,現在他越來越老,行動更不方便,我很擔心他。我知道,和其他孩子相比,我比較不幸運,他們都有母親疼愛。如果她不是在坐月子期間喝冷水,就不會病死,我也能和他們一樣有母親疼。"

當然,雙喜說的並不是真的。那只是父親為了不想她難過編的謊言。章芳說,呂老先生是個天生殘疾,即使到了談婚論嫁的年紀,但家裡太窮,姑娘都不願意嫁他。就這樣他錯過了結婚的機會,晚年被逼用盡一生儲蓄買個外省媳婦。娶了媳婦,錢也耗光,貧賤夫妻百事哀,家裡也多了一張口吃飯,生活更苦不堪言,後來懷了雙喜,生活更是雪上加霜。呂老先生因為個子矮小,勞動力有限,沒有單位願意聘請他。最後妻子受不了,就在雙喜10個月大時離家,自此音訊全無。

雙喜今年11歲了,父親的謊言還能騙她多久?沒人知道。

離開時,呂老先生送我,我忍不住小聲問道:“這孩子以後怎辦?"他愣了一下,有點茫然,緩緩吐出:“希望政府可以照顧她……"

報道、攝影:本報 陳莉莉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