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 April, 2015 ◊

Author:
• Tuesday, April 14th, 2015

“《星洲日報》愛心助學計劃”于11月13日在龍頭山鎮龍泉中學舉行頒發獎勵金儀式。左二起為星洲日報代表關麗玲、羅天貴、馬殿考、王莉、馬武榮、覺誠法師、妙圓法師、唐石榮、李明響和王敬。

“《星洲日報》愛心助學計劃”于11月13日在龍頭山鎮龍泉中學舉行頒發獎勵金儀式。左二起為星洲日報代表關麗玲、羅天貴、馬殿考、王莉、馬武榮、覺誠法師、妙圓法師、唐石榮、李明響和王敬。

報道 攝影:蘇俐嬋、關麗玲(雲南魯甸縣採訪報道)

助學金發放學校:龍頭山鎮龍泉中學

這趟雲南魯甸縣“《星洲日報》愛心助學計劃”行程中,我們發放250份獎勵金給龍泉中學的貧困生,每名受惠學生可得1100元人民幣(約600令吉)。

出席者包括馬來西亞佛光山總住持覺誠法師、北京星雲文化教育公益基金會辦公室主任妙圓法師、昭通市僑聯主席王莉、魯甸縣委統戰部部長馬武榮、副部長羅天貴、馬殿考、縣教育局副局長唐石榮、龍泉中學校長李明響和教師王敬。

龍泉中學是一所初中,有120名教師執教校內將近2500名學生,活動板房校園共有30間教室,初中一至初中三分別有11個班、10個班及9個班。

該中學原址因地質不穩,校舍因地震導致牆壁龜裂、磚塊脫落,處處是瓦礫,變成危樓。

在多方支援之下,龍泉中學活動板房就搭建起來,學生們得以繼續上課求知。活動板房校園位於騾馬口,秋末白天的氣溫約攝氏13度,入夜後攝氏7度至8度。教師王敬說,在寒冷的天氣里,學生們唯有多穿禦寒衣物,因為板房宿舍里是不允許用明火取暖。

校園內除了教室,還有籃球場、宿舍。校園走道旁的路燈是太陽能及利用風力產生電能而亮燈,非常環保。

龍泉中學原校校舍災後留下嚴重的龜裂痕跡,玻璃、部分牆壁都被震碎。

龍泉中學原校校舍災後留下嚴重的龜裂痕跡,玻璃、部分牆壁都被震碎。

這是龍泉中學的學生宿舍。

這是龍泉中學的學生宿舍。

家訪(一):龍泉中學初二生阮來益

我們到該校學生阮來益和邵元興的家,所謂的“家”就是帳蓬,離學校不遠,徒步可及。他們原本都住在家裡,住家在地震中遭受破壞,家人都被迫住在帳蓬,阮來益和邵兀興則住在學校宿舍裡。他們都是“《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計劃”的受助者。

阮來益的母親陳學珍(36歲)現住在帳篷,對於房子何時得以重建,他們都毫無頭緒。

8.03地震發生前,阮來益和家人親戚兩家9人同住在葫蘆橋社一所土房里。

他上有一姐一妹,今年分別在魯甸一中念高中二及在龍頭山鎮的中心小學就學。其父親于2007年因酗酒致病去世,由母親拉拔長大。

為了孩子的生活費和教育費,陳學珍省吃儉用,“家裡原本就貧困什麼都沒有,我都已習慣一天只吃兩餐……”聽在耳里的阮來益不知內心有什麼滋味。

提到家庭經濟,阮來益沉默一陣,囁嚅道:“有點困難”。母親是家庭的經濟支柱,單靠種植花椒的話,年收入僅有約3千元人民幣,根本無法獨撐3個孩子仍在求學的家庭。陳學珍去年決定離開家鄉,隻身到西雙版納一間快餐店打工,賺取每月1500元至1700元人民幣的糊口費。

阮來益(左起)、其祖母楊正芬和母親陳學珍感情深厚,陳學珍手中的愛狗“毛毛”帶給他們一家人很大的正能量。8.03地震發生時,祖母雙腳被困一個多小時,“毛毛”一直守護在旁,直到獲救後,“毛毛”還形影不離地跟隨她到醫療室。

“一天工作十多個小時,有時候工作時間超過12個小時,工作時間冗長,沒辦法呀……”

地震之後,陳學珍的花椒園毀了,房子也垮了,令陳學珍的心情沉重如山。“家里亂糟糟的,現在必須重整家園,暫時都不出去打工,或許以後還會再出去打工賺錢,畢竟孩子都還在唸書……”陳學珍字字句句都想孩子的未來。

中國實施的9年義務教育,只供學生念完小學和初中,因此念高中的經濟負擔對山區的家庭來說可不容易承擔,阮來益的姐姐去年念高中一的學費、住宿費及生活費,全年用了9千多元人民幣,這個數額可是母親種花椒年收入的數倍。即使家境困苦,陳學珍依然堅持讓孩子受教育。她辛勤工作供大女兒念高中,自己賺了三千多元人民幣,剩下的費用都是向親戚借來的。

阮來益後年即將升高中一,陳學珍想到經濟來源陷困,家中還有兩個孩子未來的高中學費,深深嘆氣,“我都不知道怎麼辦呀”。其實她深知供一個孩子完成大學教育程度需要好幾萬元人民幣,但站在現實中的路口,她不禁皺眉頭說:“我都不敢想……”短短五個字,充分折射出陳學珍心底複雜的情緒。

問到未來想達到哪一個教育程度,阮來益低頭,但回應時鏗鏘有力,他說:“大學。”“只有念完大學,才能好好地發展自己的未來。希望能改善家人的生活,家鄉發展得更好。”

阮來益長大後想成為一名醫生,“因為自己的家人病了,自己可以知道應該如何照顧他們。”

阮來益目前住在學校活動板房宿舍,三餐免費;班上共有82名學生,他對數學科目特別有興趣,上課時也特別積極。

地震發生導致土房坍塌,姐姐及時逃出家園,不過年近耄耋高齡的祖母楊正芬雙腳卻困在泥土中,右腳受傷,慶幸無大礙,至今也已恢復得差不多。

阮來益家里有只養了兩年的雄性狗狗“毛毛”,和家人經歷過許多難忘的事蹟。“毛毛”從土房被帶到帳篷來和主人一起生活,在地震後的煎熬日子中,為他們帶來頑強鬥志和能量。

“地震發生當天,岳母的雙腳被埋在土里,‘毛毛’一直守在她身邊,家人一起徒手挖泥救她。當晚我們抱她到騾馬口醫療,‘毛毛’一直跟隨,我們坐哪兒,它就坐哪兒。”陳學珍敘述災情所見的感動。

說起“毛毛”,他們母子倆都露齒歡笑,這總算讓他們在這個困苦時刻得以解頤的機會。

生於斯,長於斯,在一個地方住久了有感情。和大自然共生共存多年,留下一份對家鄉的抹不去的情感,都是陳學珍和當地人不想離開這座山的原因。但面對貧困的現實,他們都不願低首。

家訪(二):龍泉中學初一生邵元興

李庭海一家的帳蓬現在搭在這個小山丘上。

邵元興的家比阮來益一家住的帳蓬區要遠一些。他跟外公李庭海(68歲)、外婆涂朝珍(65歲)和其他表兄弟姐妹一起生活。外公外婆要照顧6個孫子,除了邵元興和在魯甸念高中的哥哥,還有4個內孫。

他們現在所住的兩個帳蓬在一個小山丘上。山丘上有未坦塌的土房和一個土牆台,土房是以前建來烤煙草的,後來沒做了,用來養牲畜,現在土牆裡還有兩頭豬,地震之後,房子沒了,只好把帳蓬搭在土牆台上。

他們原來的房子,是在山丘下的土房。魯甸803地震發生在下午430分,罹難者有很多是留在家裡的老人和小孩。李庭海和涂朝珍當時在外面工作,李庭海的老母親不幸在家裡遇難了。而5歲的小孫女腿受傷了,邵元興當時也在家,倒下的門剛好卡在板框上沒壓到他,逃過一劫。

邵元興和外公外婆就是中國許多典型留守兒童與空巢老人的故事。邵元興在很小的時候,父母親就在外打工了,他們現在福建省紡織廠工作,幾年才回家一次,這次地震他們也只搖電話回來,在外頭忙謀生,至今還未有時間回過老家來。邵元興站在一旁,聽大人們的談話,不發一言。

李庭海和涂朝珍口操當地方言,王敬老師翻譯,跟我們說他們現在的生活狀況。李庭海主要是種花椒維持生計,畢竟還是要看天吃飯,家裡養的牲畜則可幫補一些。王敬補充說,今年魯甸的天氣很極端,不是下暴雨,就是干旱,影響花椒收成,加上地震,可說是雪上加霜。

地震的發生,居民最大的問題就是沒有良好的居住環境,連帶物資、經濟收益受影響。冬天要到了,政府除了提供災黎棉製帳蓬、棉被等等,還有生活費,也會給予重建家園的輔助,但實際上有多少至今仍未有具體的方案。

光明村村民跟覺誠法師、妙圓法師和星洲日報愛心讀者計劃代表合影。

光明村村民跟覺誠法師、妙圓法師和星洲日報愛心讀者計劃代表合影。

特別發放個案:光明村

光明村,名字多麼美麗的村莊。

在這次的雲南之行,昭通市僑聯主席王莉向我們透露,龍頭山鎮的光明村有29名貧困學生不在愛心助學計劃的受助名單內。

我們臨時決定到訪光明村,前往光明村特別發放29份援助金(每份300元人民幣)給龍泉中學學生的家庭,到訪時,村長馬世斌、前村長易克相和村民一家大小都出來拍手迎接我們,露出歡喜的表情。

在發放援助金過程中,受惠者均井然有序地排隊,易克相則負責填寫受惠者和孩子的名字。

59歲的易克相曾在光明村擔任村長八、九年,這名熱心的前村長幾乎對每家每戶村民的名字、家里有幾個孩子都瞭如指掌,甚至連村里的孩子全名也能一字不漏地寫出來!易克相之所以記得村民的全名,除了與村長資歷有關,相信還是出自對村民的一份鄰里的關心。

結語:

魯甸縣被納為中國的貧困縣,每戶家庭都生活在貧困線上。我們看到學生不怕崎嶇的上學路,依然風雨無阻地去上課,讓人感動。300份助學金,幫助了300戶家庭,盡管數額不多,希望能為他們解決燃眉之急,不會因生活困苦而放棄,堅持完成學業,學有所成將來改善家人生活。

受惠學生用心寫下感恩之情。

受惠學生用心寫下感恩之情。

Category: 大事記, 專題報導, 新聞  | Comments off
Author:
• Monday, April 13th, 2015

住在高山的學生往返學校需耗時4至6個小時,因此來到學校上課時已經很累。張文廣希望學校往後實施寄宿制,讓學生有精力學習,改善他們的生活。

報道:蘇俐嬋(雲南魯甸縣採訪報道)

攝影:副刊關麗玲

位於中國雲南省東北部的魯甸縣,是昭通市中的貧困縣,經濟發展落後,人民年收入偏低。海拔高的魯甸縣土地貧瘠,當地大部分的居民都是干農活為生,花椒、玉米、核桃等為主要的經濟作物。

今年8月3日,魯甸縣發生6.5級地震,房子瞬間倒塌、校園成了危樓、糊口的農地遭到重創……霎間震碎當地人的希望。

龍頭山鎮是地震中的重災區,家園成為一片殘桓敗瓦,失去經濟來源,令當地人的生活陷入困境。

儘管如此,孩童的求知欲未因此而被震碎。上學路,猶如遙遠的象牙塔,但是山區的孩童一步一腳印,堅持跨越荊棘路,為的是飽讀知識。

星洲日報讀者愛心送雲南災區

2014年11月中,星洲日報及星雲文化教育公益基金會聯辦“雲南愛心助學計劃”,增強馬中兩國之間的友誼,把“《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計劃”下所籌獲的愛心善款和關懷希望,送到雲南省的孩子手上,以作為他們在就學生涯中的獎勵金。

這次赴中國雲南發放義款的代表包括我們兩位本報代表,還有馬來西亞佛光山總住持覺誠法師、北京星雲文化教育公益基金會辦公室主任妙圓法師、來自中國天津的義工林傑和王琳。我們通過昭通市僑聯主席王莉的安排,分別前往龍頭山鎮的龍泉中學及翠屏小學探訪學生。

陡峭的山路,有著層巒疊嶂的美景。我們穿過蜿蜒曲折的山路,在寒冷的秋末,傳遞溫熱的愛心和溫暖。沿路上許多外層寫著“民政救災”的藍色帳篷映入眼簾,這些都是災民們必須暫住的臨時住所,直到新房子獲得重建為止。頹垣敗瓦處處可見,這些曾是村民用血汗辛苦築起的安樂窩,全都被震毀了。

地震後,災民日子照過,一名肌瘦的老伯蹲在危房旁看管吃飼料的豬只。

獎勵金發放學校:龍頭山鎮翠屏村翠屏小學

受惠學生人數:50人

秋末入冬,龍頭山鎮的天氣逐漸轉涼,白天的氣溫攝氏10度或以下,陽光是難得一見的。我們到訪翠屏小學的那個早晨,陽光普照,伴隨著微風,破云而出的光芒把氣溫提升到攝氏16度至17度,是相隔好幾天的低溫後迎來難得的溫暖。校長張文廣和教師代志品見到我們,頻說我們的到訪,把陽光都帶來了。

翠屏小學是位於龍頭山鎮最高海拔的學校,海拔約2060公尺。溫煦的陽光撒在孩童們的臉上特別耀眼,但臉蛋還是被之前的寒風凍得通紅。

由於翠屏小學在8‧03地震中被摧毀,該校師生在臨時搭建的活動板房里上課,我們則在板房外的小空地進行頒發獎勵金儀式。

陽光代表希望,我們在希望的照射下,一一頒發獎勵金給該校的50名的貧困生,他們每人將可獲600令吉(1100人民幣)。他們都是校內的優秀生,父母多是務農為生,年收入非常低,盼望在困難中看見陽光,感受溫暖和關懷。這群受惠的優秀生接領獎勵金后,以稚嫩而響亮的童聲向我們道謝。

翠屏小學現用的活動板房距離原校大約500米,佔地約1千300平方米,有15間教室。翠屏小學共有855人,一至六年級共有13班,學前班有2班,由38名教師執教,一個班的學生人數可達到69人。學生都是從遙遠的住家耗時耗力徒步上學,上課時間都設在早上9時。

張文廣說,翠屏小學目前在活動板房毗鄰進行重建4層樓校舍的工程,2015年1月1日即可竣工,將比原校3層樓校園來得更大。

翠屏村中最高海拔的農村達2500米之高,離校最遠也要十多公里,山路崎嶇,住在高山的學生往返學校需耗時4至6個小時。上學路和放學路,學生都經歷日出前和日落後的昏暗。秋末的下午約6時,太陽就開始下山了。一些住在偏遠地區的學生放學後,都在夜幕緩慢垂下中步行回家。

山區的孩子,腳踏實地地走過每個轉彎處,每個腳步都是對教育的堅持。龍山鎮的孩子用求學的堅毅來撐起一座山,海拔高,士氣一樣高。

冬季來臨時,氣溫降到攝氏零下十多度,張文廣指有些貧困小孩甚至沒穿襪子,因為家境太貧困了。張文廣感嘆山區的學生都是比較艱苦的一群,冬天降雪或雨天路滑,缺乏禦寒衣物的學生都必須克服種種困難上學去。

學生走累了導致沒精神上課,張文廣感到非常心疼,盼望中國政府能夠為山區的小學生實施寄宿制,解決學生們的困難,讓他們的日子過得更好。

“實行寄宿制,放學后再提供營養餐,讓學生星期一至四都住在宿舍,那就可以讓他們更有精力學習,改善他們的生活。”

15個班的學生從中午12時開始輪流下課打飯,學生排隊拿完飯菜後,各自找個舒適的空間享用午餐。

學生們在困苦的環境下勇敢地成長,綻放燦爛的笑容。

地震使部分校園坍塌 翠屏小學搭活動房開學

無情的地震是在學校假期期間發生,校園部分倒塌,部分變成危樓。翠屏小學9名學生在地震中遇難,有學生受傷、有的成為孤兒……為了撫慰痛失親人的學生,教師及相關組織代表都會為他們進行心理輔導,慢慢撫平傷痛。

相隔不到一個月,翠屏小學獲搭建活動房,9月1日就正常開學。活動板房現址原是農民的耕地,農作物在地震中毀壞。學校是教育的堡壘,因此在征地過程中,農夫都願意讓翠屏小學活動板房建設在有關農地,讓更多孩子受教育。

由於很多家園未獲重建,如今,學生們放學回家後都得和家人住在帳篷里。

張文廣說,一些住在海拔高的家庭經濟收入非常低,種植土豆或玉米,但一斤只能賣到幾角錢,這些錢就得養活一家人。小學生的輟學率頗高,家境貧窮是主因,在生活所逼下,學生小小年紀就出外打工去。

“小學一年級至中學初中三是中國的9年義務教育,山區學生面對最大困難是升高中及大學,孩子上高中後,家裡窮上加窮,但我們還是非常希望學生繼續升學,改變命運。”

從翠屏小學畢業的學生,要到最近的中學唸書是在龍泉中學,升高中的話則是到魯甸一中或魯甸二中。

高中生的一年生活費及學費都將近1萬5千元人民幣,省吃儉用的話,3年也需多達5萬元人民幣,張文廣希望貧窮學生能夠得到熱心人士長遠的資助,讓這些學生實現升學夢。

讀書,是翠屏小學孩子最大的歡樂。

8·03地震發生後,翠屏小學活動板房通過各造幫助,在短短的一個月內即獲完成搭建。左是學生教室,右邊則是教師辦公室。

特別個案:蘇天鳳(魯甸縣銀屏村)

翠屏小學大部分學生都來自貧困背景,不過校方仍為別校銀屏小學一名右腳患惡性腫瘤而面臨截肢的貧寒生蘇天鳳籌募醫療費,期望在有限的奉獻,幫助這名貧寒生渡過難關。

蘇天鳳,是銀屏小學的小六生。我們通過翠屏小學校長張文廣和魯甸縣統戰部副部長馬殿考的協助下,成功聯絡上銀屏小學的校長馬勝蒼。“蘇天鳳已經被送入昆明市的醫院了。”馬殿考和馬勝蒼通電後,轉告我們這個消息。

儘管如此,我們還是決然先到銀屏村的馬家坪,也就是蘇天鳳的住家了解情況。我們乘坐的四輪驅動車一路尾隨馬勝蒼駕駛的黃色小轎車,在陡峻的泥路上顛簸前進。

由於農村房子都散落各處,校長也記不得蘇天鳳住所的確實位置,途中需要向村民探問路向才找到地點。

從翠屏小學出發耗了40分鐘的車程,終於抵達馬家坪。我們下車後,還得步行下坡、穿過廣闊的農地才能到達蘇天鳳的住家。

翠屏小學協助銀屏小學貧寒生蘇天鳳籌募醫療費的通告。

翠屏小學協助銀屏小學貧寒生蘇天鳳籌募醫療費的通告。

我們和蘇天鳳的母親趙啟翠(57歲)進行家訪時,在參雜雞啼聲和豬叫聲的屋外對談,其75歲的岳母馬蓮秀則在旁靜觀。

家中排行最小的蘇天鳳成績優秀,班級考獲第二或第三名,每日來回學校耗時3至4個小時。

她上有1個姐姐和3個哥哥。大姐已成家,大哥在昆明工作自給自足,一對雙胞胎哥哥分別在北京打工掙錢,及在麗江念大學。

趙啟翠的丈夫2009年因工作事故逝世,獨自種植不掙錢的土豆(馬鈴薯)及玉米,農業的年收入3千元人民幣。她另外也飼養三、四隻豬、7隻小豬和8只雞,每年都在等待豬只長大后可以出售。

蘇天鳳天生就缺了左手掌,今年8月被發現右腳大腿出現骨瘤,知道時情況已非常嚴重,必須截肢,否則會危及生命。

10至11萬元人民幣的手術費,對趙啟翠而言可是天文數字。為了醫好蘇天鳳,趙啟翠把國家提供的災民補助安置費也付給醫院,26歲的次子也向外借了1萬元人民幣。

“上學路不好走,孩子在路上摔跤幾次了,腿部有點疼,之後帶她到魯甸醫院檢查,但檢查不出來。直到帶到昆明的醫院才發現有骨瘤,她在雲南省腫瘤醫院,11月17日就得截肢了。”趙起翠說。

截去右腿后,蘇天鳳必須留院治療至少一個月才能回家。一旦截肢後,蘇天鳳日後還需一筆錢來裝義肢。以後的路,希望蘇天鳳能堅強勇敢地走下去。

星洲日報副刊助理主任關麗玲(左起)代表移交善款給趙啟翠,幫助蘇天鳳渡過難關。右是馬殿考。

星洲日報副刊助理主任關麗玲(左起)代表移交善款給趙啟翠,幫助蘇天鳳渡過難關。右是馬殿考。

在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計劃下,翠屏小學50名學生獲得每人600令吉的獎勵金。張文廣(第二排左一)和代志品(後排左一)跟學生合影。

在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計劃下,翠屏小學50名學生獲得每人600令吉的獎勵金。張文廣(第二排左一)和代志品(後排左一)跟學生合影。

Category: 大事記, 專題報導  | Comments o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