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 November, 2013 ◊

Author:
• Monday, November 04th, 2013
“愛心助學團”與受助大學生在雲南民族大學校園留影。

“愛心助學團”與受助大學生在雲南民族大學校園留影。

(中國‧昆明市3日訊)星洲媒體集團總編輯蕭依釗披露,“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計劃”推行7年來,資助的大學生近1千500人次,捐款總額超過400萬人民幣。

她在昆明雲南民族大學與助學計劃下的受助學生交流時說,星洲日報從2005年開始推行助學計劃,主要是資助貧困的中小學生;2007年,在中國著名媒體人,也是《唐山大地震》作者錢鋼和雲南民族大學楊國才教授的牽線下,助學計劃擴展至該大學,自此每年都資助該大學一百多名學生。

她表示欣喜地看到,資助的許多大學生都已成才,並在社會各領域做出貢獻。

例如,她自己助養的一名彞族學生,從醫科大學畢業之後,已經在家鄉的醫院服務。

交流會上,邢廣生(左三)聆聽受助學生的故事。左起為團員蕭日紅、早年從砂拉越到中國支援抗日後定居雲南的余吉安及邢淑萍(右三)。

交流會上,邢廣生(左三)聆聽受助學生的故事。左起為團員蕭日紅、早年從砂拉越到中國支援抗日後定居雲南的余吉安及邢淑萍(右三)。

最近這名女生寫信給蕭依釗報告近況;她說:“真的非常感謝您這些年來對我以及我家人的關心。現在我也將有能力去承擔一些責任,同時也感受到自己要像您一樣,在有能力的時候,去幫助那些像我一樣境遇的孩子。讓他們對未來充滿希望,因為是您讓我看到了希望,改變了命運。”

慈悲消罪業‧善心增福報

蕭依釗說,每個助養者,最欣慰的是看到所幫助的學生都懂得感恩,並且以這種感恩心去幫助其他需要幫助的人。

“一個人的命運,是由自己的心態決定。一念的慈悲,可以消除很多罪業;一念的善心,能夠增加很多福報。”

雲南民族大學副校長張橋貴代表校方和學生感謝星洲日報的熱心助養者。

他說,3千人民幣的助學金,對貧困學生的幫助很大,能讓他們在沒有經濟壓力之下求學。

出席交流會者還包括少數民族學者楊國才教授、雲南省僑聯扶貧基金會主任陳英姿。

【貧困學生個案】

左起為蕭依釗、楊國才教授與魯海燕、吳亮科、施玉喬交流。

左起為蕭依釗、楊國才教授與魯海燕、吳亮科、施玉喬交流。

母得類風濕病‧欠債纍纍

一家四口靠父耕種餬口

彞族學生魯海燕目前就讀藝術學院藝術設計系。

母親在生下她後,得了類風濕病,手指張不開,骨骼全部變形。病情好點時可以自理,惡化的那幾天連一個飯碗也端不起來。病情時好時壞,過去不斷求醫,為籌醫藥費,欠了親戚朋友很多錢。目前,只靠中藥減緩病情。

海燕還有一妹妹,比她小7歲。一家四口主要靠父親耕種,但近來父親的健康也出問題。

海燕曾在山寨唸初中,學校離家大概10公里,她每天走2至3個小時上學。她算住得比較近的,有些同學每個星期天開始翻山越嶺,隔天才來到學校。

母病逝‧父獨自撫養姐弟

自小苦讀‧要走出山區

漢族學生吳亮科,是哲學與政治系大四生。他來自和越南接壤的文山縣山區,父母是農民,有兩畝地。父親是從貴州搬遷來的漢族,母親是壯族。

母親生下他後,感染風寒,花了很多錢治病,在他一歲時便去世了。他的父母晚婚,當母親離世時,父親已不年輕,一個人帶著他和姐姐一起生活。

亮科一放學,便得趕到田裡幫父親幹粗活。

他很想走出大山,於是埋頭苦幹和苦讀。他說,小學的6年,都是過著“走讀”的生活,天未亮就開始走路,身上帶了一盒飯走到學校,傍晚才回家。

由於小學的成績優異,考到縣裡的中學,他發憤圖強,最後考上雲南民族大學。大學期間,每次通電話,父親總會問一句“夠不夠錢?”,讓他感到心疼。

他說,政府有補助,不夠的學費及生活費,可以靠下課後打工賺取,加上助學金,足以應付所有的開銷。

父腦癌逝世‧無後盾

玉喬打工幫補家用

白族學生施玉喬,來自大理,父母在她3歲時離異。小時候經常生病,父親為生活,外出打工,靠祖父照顧玉喬。初中時,父親曾因工傷施了兩次手術之後,就無法幹粗活,只能在農村打點小工。

玉喬目前是人文學院社會學研究生。剛上大學時,她並沒申請助學金或獎學金,因為父親主張自食其力,如果還可以承擔的話,不要和其他同學搶助學金的名額。

她說,父親是她的後盾,讓她上學無後顧之憂,但前後已向親戚借了二十多萬人民幣,他們的生活變得更貧困。

後來父親再娶,生了一個比她小12歲的弟弟,夫妻倆一起承擔家庭,生活條件稍微轉好。

不幸的是,父親在玉喬剛唸大一時,得了腦癌,當她知道病情後,不到一星期父親就去世了。沒有父親在背後的支持,玉喬從大二開始申請助學金及打工幫補費用。

Category: 新聞 | Tags:  | Comments o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