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 September, 2010 ◊

Author:
• Wednesday, September 29th, 2010

王萬祥保證,所有的愛心助學金都是在透明、公開的程序下發放,落到真正需要的貧困學生身上。

(吉隆坡28日訊)負責監督愛心助學金發放程序的安徽省僑聯總支書記王萬祥向馬來西亞愛心助學者保證,所有的助學金都是在透明、公開的程序下發放,落實到真正需要的貧困學生身上。

由電視觀眾舉薦受惠者

他說,在安徽省,各個縣市都會根據地方情況來制定發放的方式,同時也舉了3個例子。在宿州市,當地僑聯領導通過宿州的兩家電視台,公開徵求最貧困的學生,讓電視台的觀眾們舉薦,僑聯幹部就按照舉薦名單到每家訪問,查實情況後才決定最後的受助學生名單。

他說:“這種方式既透明又受公眾監督,且可達到宣揚愛心善行的效果。”

錢直接存學生戶頭

他舉的第2個例子是馬鞍山市,當地領導,由於擔心一些受助學生的家長,把原本應該用在孩子學習上的錢拿去買酒喝、還債或作別的用途,就沒有把錢直接交到學生手上。他們請老師或校長帶學生到銀行開戶頭,把錢直接存入學生戶頭。存款簿和提款卡密碼由學生保存,提款卡則由老師或校長保管。當孩子在學校需要花費時,老師才會發卡給有關學生,由學生去領錢。這個方法讓老師與家長同時可監督助學金的善用。

由老師推薦貧困學生

這位受助學生把助學金和肯德基漢堡交給母親後,雙雙感動落淚。

這位受助學生把助學金和肯德基漢堡交給母親後,雙雙感動落淚。星洲日報愛心助學團在壁靈縣朝陽鎮小學與受助學生合照。

第3個方式是:由學校老師推薦貧困學生名單交給縣市教育局,再由教育局交給僑聯。具體負責這項目的淮北市僑聯副主席章芳,收集了所有受助學生的聯繫方法,特別是電話號碼。中國人習慣午休,她卻利用午休時打電話給學生或上門家訪,查實他們的情況,確保助學金沒被濫用。

他說,第3種方式是最普遍被採用的。不論何種方式,都是要確保助學金的善用。

另外,他補充:“每年星洲日報愛心助學探訪團沒能到的地區,將同樣舉行助學金發放儀式,讓‘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計劃’繼續擴展在當地社會的影響力。”

心疼特困學生沒錢買校服
圓夢使者紛掏錢協助

“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團”上週繼淮北區後,到了宿州市埇橋區及靈璧縣發放助學金給受助學生。

在楊寨鄉中心小學,20名來自不同學校的受助生,因為家境貧困買不起校服,被逼穿著陳舊的衣服出席助學金發放儀式,與現場穿著整齊校服觀禮的眾多同學有著強烈的對比,一些圓夢使者看到此景非常心疼受助學生,紛紛掏錢給家境特困的受助生。

張麗仙希望受助學生在往後的日子快樂生活。

張麗仙:貧窮是一種磨練

SHINS美裝美容零售連鎖店執行董事張麗仙特地帶了肯德基漢堡派給20位受助學生,由於他們不曾吃過這種“洋派”食物,有些學生激動得和家人一起流下眼淚。

張麗仙鼓勵學生說,貧窮並不可恥,它只是一種磨練,使我們的生命變得更有韌性、更有生命力。不管窮人或富人都要學習成為一個快樂的人,希望受助的學生在往後的日子快樂生活。

她也贈送一套彩圖百科全書給到訪的4所學校。

黃松奎:勿放棄上學機會

黃松奎(左)與其他團員發放助學金給受助學生。

來自南馬的退休獨中教師黃松奎在靈璧縣代表愛心助學團員致詞時以自己為例子來鼓勵學生努力向學。

黃松奎生長在戰亂時代,日本軍離開馬來亞後,生活艱難,但他並沒有放棄上學,憑著毅力考上大學,當個“超齡大學生”。希望受助學生能保持艷麗陽光般的活力,戰勝貧困的大環境,不要放棄上學的機會。

他說,助學的道路很漫長,回馬來西亞後將鼓勵更多朋友參與這項助學活動。

陳超:助學金像及時雨
考好成績報答圓夢使者

圓夢使者陳振妹(左)勉勵陳超(中)和他的母親。

圓夢使者陳振妹(左)勉勵陳超(中)和他的母親。

陳岭小學五年級生陳超代表受助學生致詞時說,他來自單親家庭,上有兩個姐姐還在念書,光靠媽媽打工掙來的錢,遠遠不抵家裡的開銷。3姐弟的教育費及生活費讓家庭環境雪上加霜。

他說,星洲日報圓夢使者捐助的助學金,像一場及時雨,讓他無言感激,同時也代表全體受助生承諾往後更加努力學習,發憤圖強,考得好成績報答所有馬來西亞的圓夢使者。

陳超的母親代表受助生家長感謝助學團不辭勞苦,不遠千里到訪靈璧縣,把愛心獻給貧困的孩子。

她說,她和3個孩子的住所,陰不擋雨,晴不遮陽,簡陋不堪。大女兒考上了大學,小女兒考上高中,小兒子陳超是受助學生之一。平日為了糊口,自己也出外打工,但一家3口依然生活在困苦中。

“幸好有星洲日報好心讀者的熱心捐助,減輕了我們的生活擔子。”

Category: 新聞 | Tags:  | Comments off
Author:
• Tuesday, September 28th, 2010

蕭依釗(中)與淮北市僑聯副主席章芳(左)及相山區教育局黨委書記劉歡(右)簽訂“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計劃管理協議”。

(吉隆坡27日訊)星洲媒體集團編輯蕭依釗透露,自2005年創始“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計劃”以來,已有超過3萬名善心讀者捐款成為“圓夢使者”。

這些圓夢使者來自全馬各個州屬,他們捐獻助養金的目的很單純,只為了讓中國、柬埔寨、緬甸、越南、印尼農村的孩子不會因為家裡貧困而失學,想協助孩子圓一個讀書夢。他們無條件的付出,沒想要報酬。

“圓夢使者”非都是富有者

她說,由於“圓夢使者”們,並不都是富有者,他們有的因為經濟出現問題或別的原因,而會暫停捐款,但同時卻有新的讀者加入。

今年,我們預期會有大約一萬名“圓夢使者”。

“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團”上週在淮北市相山區和烈山區向63位受助農村學生發放助學金,並贈送棉褲及小禮物給學生帶回家過中秋節。蕭依釗是在發放儀式上講話。

感動義工偉大付出

“助人為快樂之本。只有真心誠意幫助別人,才能體會這永恆的快樂。圓夢使者援助貧困的孩子,讓他們得到快樂,而自己也感到快樂。

“星洲日報每年都組織“愛心助學團”到中國探訪山區的孩子。

透過捐獻及親身的接觸,圓夢使者在學習生命的意義和提昇生命的價值。其實,我們的一點點捐款,比起很多堅持在僻遠山區學校教育山區孩子的老師以及那些在山區服務的義工,其實算不了甚麼。”

蕭依釗憶起2008年去四川省彞族自治州麻風村探訪受助孩子的情景。在山上,我們遇到了來自台灣的義工及來自大陸的天主教修女。她們無私的照顧那些被隔離在山上,遭世人遺棄的麻風病人的子女。他們無怨無悔的付出。在他們徇徇善導之下,這些孩子的學習成績超越附近的學校。

她相信“在中國及世界上各個角落,有很多像涼山上這幾位修女、義工的老師。他們在默默的奉獻。我們應盡自己的一份力量支持他們。”

在助學金發放儀式上,蕭依釗與淮北市僑聯副主席章芳及相山區教育局黨委書記劉歡簽訂“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計劃管理協議”。

陳傳傑說,六年來每年均有近萬個讀者在默默支持“愛心助學計劃”,對星洲日報非常信任。

愛心助學團代表
陳傳傑:星洲提供管道
讀者善心助孩子圓夢

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團代表陳傳傑在烈山區新華小學的助學金發放儀式上說,“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計劃”感動了廣大的星洲日報讀者,獲得熱烈響應。

他說,社會上有很多想做善事的人,但沒有管道。通過這個計劃,他親自見證讀者捐出的每一分錢,都送到貧困學生的手上。因此,這六年來每年都有一萬個讀者非常信任星洲日報,在背後默默支持這項計劃。在經濟條件允許下能捐助一些需要幫助的人,心中充滿喜悅,這是有意義的事。

陳傳傑說,我們需要以實際行動獻出愛心,資助出身貧困的孩子,讓他們有機會受教育,長大出社會工作,改寫他們的人生。

受助學生

12歲的陳昕在談起家中的困難時,不禁哭泣。

12歲的陳昕在談起家中的困難時,不禁哭泣。

 

陳昕:父離家母改嫁
爺爺堅持要我上學

 

 

 

12歲的陳昕代表受助學生致謝時說,父親在他不滿周歲就出外打工,至今音訊杏然。母親養了他三年另嫁他鄉,失去聯絡。目前隨75歲高齡爺爺奶奶生活。

他說,奶奶雙目失明,無法打理家務,都是靠爺爺照顧。這幾年來爺爺身體開始不舒服,他幾次輟學想回家幫爺爺,以及照顧奶奶,但爺爺不答應,堅持讓他上學,他真的很難過。

“我是一位貧困生,收到這筆助學金,讓我很感動,也很開心。這筆錢暫時解決我們家的生活問題,我也有更多時間看書。

滴水之恩,涌泉相報,我將比以前更努力,爭取優異的成績回報助養我的圓夢使者。”

杜文靈:捐助淮北1000貧困生
馬中架愛心橋樑

淮北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杜文靈說,“星洲日報讀者愛心計劃”是針對中國貧困中小學生實施的專項助學愛心公益活動。自2005年以來,共捐助淮北市近1000名小學生,善款高達60萬人民幣,在淮北貧困生和馬來西亞華人之間架起了愛心橋樑,展現了人與人的交流與互動。

省僑聯主席康曉萍說,星洲日報圓夢使者的關心,讓農村學生萌起讀書的希望。

省僑聯主席康曉萍說,星洲日報圓夢使者的關心,讓農村學生萌起讀書的希望。

 

康曉萍:佳節越洋送愛心
星洲讀者讓人感動

 

 

 

安徽省僑聯主席康曉萍在歡迎“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團”的晚宴上說,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計劃是一項非常有意思的助學活動,讓安徽省偏遠農村的孩子重返校園。

“適逢中秋節,星洲日報讀者捨去家人,越洋過海到安徽送愛心,這份情誼讓人感動。”

她說,星洲日報圓夢使者的愛心,讓農村學生萌起讀書的希望,但願這項計劃繼續得到廣大星洲日報讀者的熱烈支持,繼續點燃孩子的希望。

Category: 新聞 | Tags:  | Comments off
Author:
• Wednesday, September 22nd, 2010

施月季說,大馬館很受歡迎。

林寶玉說,夜市是馬來西亞的文化特色。

(上海21日訊) “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團”將於21日赴安徽農村訪問受助的孩子,前天和昨天順道參觀了上海世博會。在參觀了大馬館之後,團員們對大馬館的整體表現給於好評。
 
當團員聽到別的國家遊客贊稱大馬館時,特別為自己的國家感到榮幸。部份團員感到很奇怪為何媒體對大馬館有許多負面的報導。“大馬館並沒有像一些評論作者所說的那麼糟。”
 
“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團”受到大馬館長施月季和在大馬館擔任自願者的大馬留學生的熱情款待。
 
大馬館館長施月季說,她在世博會聽到很多中外遊客對大馬館的贊美。雖然她曾聽到大馬媒體有批評大馬館,可是她並沒有看到有關的報導。
 
大馬館每天平均參觀人數高達四萬人,從開館至今已經吸引了超過五百萬人潮。
 
她說,馬來西亞館以米南加堡為外形,屋頂的巴迪圖案由六位年輕爬上屋頂親手作畫,晚上有許多彩光的變化,特別引人注目。
 
她補充,這次的世博展,大馬館有兩層,低層由旅遊部負責,二樓則由MALTRADE負責。分為馬來西亞的貿易、工藝、旅遊三大主題。
 
世博會開始至今經常組海外團參觀世博,並八次帶團參觀大馬館的香港中國旅行社有限公司特項旅遊部營業總監林寶玉說,其實大馬館在亞洲園區最引人注目,它獨具一格的米南加保式的四角屋頂以及絢麗的色彩,讓遊客從遠處就知道哪一個是大馬館。
 
“這是大馬館很成功的一面,遠遠就吸引人們的注意力。以夜景來說,不停變化顏色的大馬館在那一片園區是最漂亮的,所以大受歡迎,每天想進館參觀的人龍很長。”
 
有人批評大馬館像夜市,可是林寶玉卻認為,夜市是馬來西亞的文化特色,突顯馬來西亞人的風土人情。
 

團員在大馬館裡合影留念。

團員在大馬館裡合影留念。

不過林寶玉認為,在整個世博會裡,中國館做得最好,而且是最有看頭。 
 

“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團”以星洲日報媒體總編輯蕭依釗為團長,團員包括陳傳傑、顏亞珠、陳友吉、鍾繡茱、劉哲文、陳寶嫦、曹永倫、蕭日紅、陳振花、陳振妹、阮福興、黃亞忠、張淑華、蔡文蓉、蘇永發、蔡秀雲、蘇麗君、許福英、張麗仙、楊燕妮、鍾運才、簡鳳珍、黃松奎、洪育生、星洲日報同事湯琇珺、陳莉莉。

Category: 新聞 | Tags:  | Comments off
Author:
• Thursday, September 02nd, 2010

“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計劃”的助養者李秀珍前陣子到中國旅行時受騙。我們知道那是她準備給孩子深造的血汗錢,於是除了在《星洲日報》及《星洲互動》網站揭發她受騙的經過外,並通過香港《明報》記者跟進,最後在讀者王美芬的相助及昆明旅遊局的干預下,涉及的藥店被迫歸還她近3萬令吉。

失而復得,令她十分感恩,馬上捐了3000令吉給星洲日報基金會,以援助那些不幸的人。

我們的社會有很多像李秀珍這樣懂得感恩和惜福的人,他們不是很有錢,但只要有餘力,就不忘向那些比他們貧困的人伸出援手。像“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計劃”下的近萬名助養者,他們不求回報,默默付出;但我們的社會也有一些人,只會批評別人,卻從不問自己又做了甚麼。

最典型的例子是《獨立新聞在線》,這網站一直都在找機會抹黑《星洲日報》,這回連“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計劃”也不放過。

這網站最近報導東馬本南人的困境,在結束時卻不忘攻擊“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計劃”。網站作者批評星洲日報及社長張曉卿和集團總編輯蕭依釗只幫助中國的貧困兒童,對東馬原住民孩子的困境卻視而不見。

我覺得這樣的說法對星洲日報不公平。

據東馬記者說,張曉卿社長這些年來對原住民社區的建設和福利作出了不少貢獻。張社長在東馬的事情,我不太清楚。

但星洲日報所做的事情,我是十分清楚的。

星洲日報早在2004年,就已在馬來西亞推展了“情在人間愛心助養計劃”,助養本地貧困學生,後來才把類似的助學概念擴展至中國農村。

其實,助學計劃的總負責人蕭依釗一早就想在東馬發起原住民助學計劃,可是熟悉砂拉越政治複雜性的當地好友勸說,如果用星洲日報名義發起這樣的扶貧計劃,會引發政治敏感問題。她只好通過私人間接的管道捐助當地的原住民。

《星洲互動》英文網站前主編張清水在任時,不時前往砂拉越援助原住民,蕭依釗特別讓他拿公假去進行這項扶貧工作。如今他卸下職務,到加里曼丹山區當義工。“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計劃”助養了當地50名原住民孩子。

大約10年前,沙巴發生旱災,星洲日報發起募捐行動,蕭依釗和世界宣明會負責人一同到沙巴賑濟原住民。2008年柔佛大水災,星洲日報基金會送糧食到被大水圍困當地的原住民村落。這幾年來,“星洲日報情在人間助學計劃”也曾助養彭享原住民孩子。

星洲日報及她的一群讀者一直都在做善事,《獨立新聞在線》為何對這些視若無睹?為何在慈善方面做得最積極的星洲日報受到責難?而那些不做或少做善事的媒體卻振振有詞的在那兒對星洲日報評頭論足?

這網站的記者為何不問他們背後的金主們,又為原住民及本地的貧困學生做了甚麼?

一個標榜獨立的媒體是否該先查明實情後再做批評?

星洲日報/溝通平台‧《星洲日報》專題記者:陳莉莉‧2010.09.02

Category: 溝通平臺  | Comments o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