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 March, 2009 ◊

Author:
• Friday, March 20th, 2009
陳繼仁總是自動自發的協助工作,從搬東西到分派禮物,均樂此不疲。

陳繼仁總是自動自發的協助工作,從搬東西到分派禮物,均樂此不疲。

從雲南到貴州,對我們全體團員來說,其實是一趟心靈之旅。

我們走過了很多從未走過的路,體會到了很多從未曾體會過的感受。更可貴的是,發現了很多看似平凡小人物的背後,原來都有一股可以震撼人心、感動我們的力量。

從雲南省昆明機場到昭通市的4個小時車程裡,團員陳繼仁的一句話讓昏昏欲睡的我精神為之一振。“明年一定再來!”

26歲的繼仁很年輕,一路上很多人都誤以為他是在籍學生。繼仁子承父業,在霹靂州美羅市老家幫父親打理雜貨店。像他這種年齡的年輕人,很多都在忙著追求更好的物質享受,很少會參與慈善活動。

是甚麼促使年輕的繼仁加入我們呢?繼仁告訴了我一個有趣的淵源。

更多…

Author:
• Thursday, March 19th, 2009
李長林(前右)往后不再需要擔心沒錢讀書了!符傳傑和妻子陳潤蓮答應承擔她的學費和生活費。符傳傑全家和李長林及母親合影。

李長林(前右)往后不再需要擔心沒錢讀書了!符傳傑和妻子陳潤蓮答應承擔她的學費和生活費。符傳傑全家和李長林及母親合影。

我一直記得那一段路,和長林搭肩一起在嚴冬裡走過的那一段漫長黃泥路。雖然是傍晚時分,天卻已經黑了。我們結束了家訪的時侯正要走回巴士去。這一段路讓我更認識這個15歲、剛剛考上高中的農村女孩。

長林說她將來要考軍校,這個從沒離開過貴州的女孩,對世界充滿了好奇。問她為甚麼要考軍校,長林認真地回答:“將來,可以為國家效勞啊。”

長林家在擁有100多戶人家的寨子裡,只有3或4個女生考上高中,而她就是其中一位。對年逾六旬的父母而言,長林是老天爺給他們的一份禮物,一份遲來的禮物。當年高齡得女的喜悅,如今換成了對獨女未來日子的擔憂。

對患有氣管炎的李父而言,冬天是一種折磨。他感慨地說:“我也不知道自己可以活多久。”而長林患上糖尿病的母親,則經已不良於行。

躺在鋪著乾草的床鋪上,李母勉強坐起身來迎接我們。她不忘招呼我們坐,雖然不太懂她的口音,但我依稀聽到李母對長林說:“快讓客人坐下,這些凳子爸爸都洗乾凈了。”

走近些就清楚看見李母水腫的雙腳,以及那雙經已失明的雙眸。

他們一家,就靠李父在門前養些雞、賣些雞蛋,再加上政府每個月提供人民幣100多元的低收入生活報障(低保)津貼勉強維持。能夠享受這樣的福利的家庭,通常是年均收入低於一般標準。

更多…

Category: 專題報導 | Tags:  | Comments off
Author:
• Wednesday, March 18th, 2009
貴州地高土貧,可以耕作的土地有限,農民們就用石子環繞山邊筑起耕作地。

貴州地高土貧,可以耕作的土地有限,農民們就用石子環繞山邊筑起耕作地。

人們愛用“天無三日晴”來形容貴州的天氣。這也就是為甚麼貴州人把首府定名為“貴陽”──珍貴的陽光。貴州的天色恒常陰郁,陽光於貴州人而言是珍貴的。農村的孩子,也彌足珍貴。他們為家裡的寡母、年邁的祖父、祖母、外公、外婆,或臥病在床或殘障的父母親帶來了一線曙光。這些長輩們都把希望寄托在孩子身上,希望他們長大後可以擺脫貧窮,擺脫厄運。教育,顯然是唯一的扭轉命運的途徑。

愛心助學團來到了貴州,這個中國最窮、人均收入最低的省份。

地處高寒地帶,土地貧瘠,貴州農民再怎麼勤勞,仍然世代貧困。

在這“地無三里平”的山區,貴州人自嘲自己的農地只有巴掌般大小。在高山上,到處可見農民用石子在陡峭的山坡筑起了自己的小耕地,白色的石頭遠看似一條條白絲帶環繞山腰間。這些耕地小得可憐,只能種些耐旱耐寒的玉米。

更多…

Category: 專題報導 | Tags:  | Comments off
Author:
• Tuesday, March 17th, 2009

有人說,生活中因為有愛,所以才創造了許多美麗的感動。貧窮,促使一些農村的孩子受盡生活的考驗,長期困綁於艱苦的處境中。他們渴望自由,渴望改變命運。很多時候,他們缺的只是一雙手,一雙及時把他們扶起,毅然面對生活的手。

孩子的教育是農民最關心的事,可是,昂貴的教育費卻阻礙了農民孩子“鯉魚跳龍門”,他們“不上學等著窮,上了學立刻窮”的情況,在農村到處可見。

雲南省魯甸縣張姣有一張被火神吞噬過的臉,當年家裡也正因為窮,負擔不起天文數字的整容費用,當時他們但求救回張姣的性命就好了。所以,自張姣懂事以來,就帶了這張被火神留下記號的臉,走向人群。

更多…

Category: 專題報導 | Tags:  | Comments off
Author:
• Monday, March 16th, 2009
彎彎的山坡路,到處都有牛羊的糞便,大伙兒必須一直注意腳下的路。

彎彎的山坡路,到處都有牛羊的糞便,大伙兒必須一直注意腳下的路。

山區的人家,除了窮,還是窮。位於雲南省僻遠山區的魯甸縣和大關縣均被中國政府列為重點扶貧縣。山區很多農戶仍住在土坯房中,由於山區土地貧瘠,他們只能飼養一些家禽,作為另一個收入來源。
土豆(馬玲薯)是農民的主糧,在三餐不繼的情況下,山區的小孩大多數營養不良、個子瘦小。
山區農民每天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務農生活,僅能換得勉強糊口的收成。他們唯一的寄望,就是把孩子送進學校,祈求受過教育洗禮的下一代,可以帶他們擺脫貧窮的咀咒。

更多…

Category: 專題報導 | Tags:  | Comments o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