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 December, 2007 ◊

Author:
• Friday, December 28th, 2007
張濤媽媽(左)帶張濤到合肥,與蕭依釗會面,洽談張濤就醫詳情。

張濤媽媽(左)帶張濤到合肥,與蕭依釗會面,洽談張濤就醫詳情。

“這件事放在我心裡兩年了,一定要跟你們說。”第一次與安徽省阜陽市人民政府僑務辦公室副主任穆林見面,他就迫不及待跟我們說那件讓他魂縈夢牽的事。

兩年前,穆林去發放助養金時,看到有個媽媽抱孩子靠在牆邊。就趨前問她“你怎麼了?”一問才知道這孩子生病了。這孩子治病時就不能去上學,所以無法納入助養兒童的規範中。
接下來兩次發放助養金時,穆林都會想起這個孩子。於是他就跟省主席說,“我們一定要想辦法。”

“盼啊盼,終於這次你們這麼親自就來了,”於是他把張濤──這生病孩子的情形跟我們說。

“他沒有辦法走路。長好大一個了,都要媽媽抱。所以今天沒有辦法來。”本來我們也沒有計劃要去張濤的家,後來在團長蕭依釗 “一定要去”的堅持下,才開始這段意外的旅程。這大概也是探訪團所經歷最辛苦的一段路程。 更多…

Author:
• Thursday, December 27th, 2007
平靜淡藍的淮河,卻是王家壩鎮人民心中的禍根。

平靜淡藍的淮河,卻是王家壩鎮人民心中的禍根。

從平頂山驅車前往安徽省阜南市的路程,比計劃中來得漫長。預定下午2時30分就得到達王家壩鎮的王家壩中心小學進行助養金發放儀式,無奈不熟路況,導致整個行程耽誤了近兩個小時。

一路平坦蒼綠的平原美景,無法減緩心裡的憂慮。

“那裡的孩子還在等我們。”

“助養金發放儀式原定2時30分舉行。他們應該中午就在準備了。”

“太陽一定把他們曬暈了。” 更多…

Author:
• Tuesday, December 25th, 2007
 
標準的農村房子,是郭浩玉一家三代的避風港。
標準的農村房子,是郭浩玉一家三代的避風港。

離開安東村,來到盧河村及北街村。地理環境的改變,並沒有讓郭浩玉及史玉佳脫離單親家庭的噩運。

就在郭浩玉度過1週歲時,懷胎10月的母親就狠心離家。今年8歲的他跟著患有小兒麻痺症爸爸,及年逾70旬的奶奶,一家三口靠著僅有的1畝多地生活。到達他家時,頂著光頭的他親切的對我們說“阿姨們,你們坐。”

 有禮貌的他被學校評為進步生。接過助養者贈予的紅包,他把頭壓得低低地說“我一定會好好學習,報答你們。”

史玉佳臉上掛著淡淡的憂愁,我們的到來也無法把外頭的陽光及熱情引進屋裡。昏暗的房子,空間只能夠容納兩張單人床,旁邊勉強的放了一個櫥。唸書的小桌子,靠著門邊的牆壁放著,周圍沒有一絲光線。如果要唸書,就得把桌子拉到有燈的地方去。

她沒有哭。雖然只有11歲,史玉佳的生命歷程可能是別人一輩子也經歷不到的沉重和複雜。母親改嫁6年,她也不知道爸爸在干嘛。“他不成才,不誠實。”談起這個兒子,60歲的母親一頭心疼孫女失去的愛,一頭怨恨兒子的墮落。

“如果她爸爸有回來,也是回來鬧事,說爺爺沒有給他蓋房子,”知道我們要來進行家訪,擔任史玉佳五六年級的班主任李小娟趕緊親自到來。她希望能讓我們知道這位文靜的學生,在學習上是多麼的努力認真。“玉佳學習可努力了,只是家庭經濟不好。英文、數學都很好。學校表現也很好。她也在學校理當干部……” 更多…

Author:
• Monday, December 24th, 2007

九月初的鄭州萬里無雲。一行21人分成兩隊,往開封及平頂山市出發。

這批人原來都不相識,第一次見面,也許就是前一晚在馬來西亞吉隆坡國際機場集合的那一刻。來自各行各業,不分男女老少聚首在一塊兒,組成“星洲日報愛心助養(河南、安徽)探訪團”,秉持著行善的信念,堅持要到中國親眼看看受助養的孩子。

馬來西亞星洲日報自2005年始推行的“愛心助養中國學生計畫”,迄今已連結了超過1萬5000位橫跨各州、東西馬讀者的心,助養近2萬名中國貧困兒童。

鄉鎮農村城市之間

清晨6時集合,從吉隆坡出發,間中經歷漫長的轉機行程,一直到凌晨12時才抵達位於鄭州市中心,距離新鄭機場約15公里的下榻飯店。儘管飯店大廳燈光輝煌亮白,他們的臉上再也無法映出生龍活虎的光芒。

第二天清晨6時30分,房間電話鈴聲大響,劃破寧靜凝結的空氣。用半小時梳洗完畢,帶上行李,又用半小時啃食白饅頭、豆漿等不大合胃口的早餐,愛心助養團的河南行就此展開,披在身上的疲累根本阻止不了想探望孩子的心。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