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 September, 2006 ◊

Author:
• Saturday, September 30th, 2006

一趟8天的愛心助養團行程,讓參與的每個團員心裡有了不小的衝擊和感動;有些團員把它視為生命的洗禮,有些則因為受了感動決定明年呼朋喚友,一起來投入這項愛心工程。在整個行程結束前,許多團友說出了心裡的感觸。

吳向明(中國安徽省省僑聯副秘書長)

“張曉卿社長身為馬來西亞十大首富之一,其實可以以個人的名義來做這種事;他之所以透過這個計劃去向馬來西亞華人籌措這筆款項,除了幫助中國鄉鎮的貧困學生,最終的用意還是將馬來西亞的華人凝聚起來,進而了解中國,加強跟中國的友好交流。站在一個高度來看,這是一個聯繫兩個友好關係的工程。

因此我們非常重視如何把助養金落在孩子的手上的問題,落實的大前提是,我們一級一級去了解貧困家庭的情況,後來訂出了一個標準--這些孩子出身的貧困家庭,全家的‘年人均收入’必須不滿人民幣300元(約150令吉)。發送助養金的過程,則是從省級、市級、縣級到鄉級政府去傳達,我們很清楚雖然現在做的事情是在中國國內,影響卻在海外;除了要把海外僑胞的寄託落實,也是對於我們安徽省形象的塑造,因為我們有義務要把這種好事做好,希望海外僑胞可以放心。”

謝秀麗(台灣媒體人)

“我跟兩個孩子參加這次的行程,是希望給孩子一次生命的教育,這是再多錢也學不會的事。我不要他們成為自私自利的人,想讓他們了解這個世界還有貧苦的人。愛心的火苗,點燃很難,熄滅卻很容易。一對一的認養、讓認養的愛心人士組團去中國親手將錢交到孩子們的手上,一來可以讓捐助者知道自己的錢用到哪裡,再來這樣的探訪可收少許的監督之效,多少可以確保這些錢不會被用在別的地方。”

郭月英(台灣作家)

“孩子因為出身,也許沒有選擇受教育的權利;我們的一個動作卻可能幫他創造一個美好的未來。來到農村看到實際情況,我傳了簡訊回台灣給我孩子,希望他們每一年都撥出一些錢來幫助這些孩子求學。這樣的事,其實全世界的人都應該來幫忙。中國國內的有錢人也應該養成這種‘習慣’,不然像我們這種身價不是很高的人會做到手軟。”

施寄青(台灣作家)

“很多人以為‘救貧’應該去做投資,不必做教育;可是這樣做,窮人一輩子也不會翻身,可能只能當工人。給他們機會受教育,難保當中有一、兩個智質高的,以後他個人對社會的貢獻說不定還超過一個工廠的貢獻。孔子在很早以前就已經知道‘知識就是力量’,所以提出了‘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受教育的重要的是因為它是人力資源的養成、規劃,它的產值遠大於硬體的建設。”

劉鄭振漢(馬來西亞美里文華獅子會會長)

“服務人群本來就是我們獅子會的宗旨,現在大家都在講地球村,而受教育又是人類最基本的權利,我們到中國來貢獻我們的心力,也算是為這個世界消除文盲盡一分力。如果我這次沒來,我真的不知道星洲日報做了這麼多事;我覺得這些錢用在孩子的教育上,花得很欣慰、很值得。如果明年有機會,我們美里文華獅子會一定會再來獻一分心力。”

陳傳傑(馬來西亞星洲日報讀者)

“學校發放助養金儀式上,一個小女孩說,兩、三年前她父親意外過世,本來已經沒有希望再上學,後來星洲日報的助養金讓她可以一直上學到現在;她說一定要用好成績來報答我們大家的一片心意,我聽到非常感動。我們這些助養者只要付出小小的心力,卻可以幫助一個孩子繼續他的學業,我覺得自己可以把溫暖送給一個孩子和家庭,是很有意義的。”

蘇意琴(馬來西亞NESH董事經理)

“我以前做過的公益活動都只是在出錢,沒有很正式地參與和體驗,自從去年助養了姚靜,讓我有一種生命改變的感覺。今年4月,我到上海去看剛動完手術的姚靜,當醫生告訴我,我為她出的那筆手術費,讓她的生命可以延續下去時,我才領悟到我所做的事情超越了錢的意義。這個孩子,讓我看到我自己生命價值的可貴。我以前只是單純地想,賺錢就是為了讓生活過得好一點,現在我會去想,我付出的一些錢原來可以延續一個小生命、一個希望或改造一個環境;這樣,賺錢的意義就不同了。這也更加激勵我賺錢去幫助更多的人。”

###

愛心助養團的50多位同行團員在8天行程中建立了深厚的友誼。他們回到馬來西亞後,互相往來。一部份團員還乘著國慶日假期相約在八打靈再也星洲日報總社聚會。在聚會上,各人對“愛心助養團計劃”談了一些自己的想法。

關於應優先助養小學生或大學生的問題,星洲媒體集團總編輯蕭依釗說,星洲日報經過深入考察和研究之後,覺得應將助養小學生列為優先任務。過去,她曾隨馬來西亞世界宣明會到中國一些貧窮山區考察,發現那裡的小孩要走幾小時路才能到學校,所以午休時孩子都不能回家吃飯,但很多家庭常常窮得沒辦法拿出一點食物給孩子攜帶去學校充饑。在生活壓力下,農村孩子被迫出來找生計,輟學率非常高。這種情況在僻遠的少數民族村落更為嚴重。少數民族重男輕女,女孩子大部份都沒有機會上學。在小學1年級,還可見到女生,但上到五六年級,女生大都退學了,班上往往只剩下男生。

由於農村婦女沒受過教育,即使是從1算到10的簡單算術也不會。她們在市集上買日常用品或賣農產品時,易被人欺騙。

助養大學生,當然可以在短短三、四年內就可見到造就出一個人才。但大學生有自立的能力,中國政府有為大學生提供貸款,大學生可以自己想辦法。我們助養小學生,即使他們只能讀完小學,但至少他們識字、懂得算術,擁有知識去改變自己和下一代的命運。這樣一來,受惠的人就多了。

2000年時中國推行義務教育,但農村還有大量兒童失學。雖然免了學費,但仍有很多家長沒有能力負擔雜費和書本費。

明年,中國政府為了緩和農民的貧困問題,實施“二免一補”制度。二免是指免學費和書本費,一補是補貼醫藥費。有人問,既然是這樣,明年我們就不必助養小學生了,可是當地的一位作家說,偏遠山區的很多家庭年收入大約只有人民幣300元左右,生活非常困苦,我們提供的700元人民幣,可以補貼他們在學校的午餐費及生活費,讓他們能繼續上學。

蘇意琴說,不要因為學生的穿著很漂亮就認定他們不需要接受幫助,也許那衣服是別人捐贈的。像她助養的女孩姚靜穿的衣服,看起來很漂亮,其實那是她阿姨撿破爛時撿回來的。

“當我們幫助中國窮困孩子時,不能以自己對‘窮’的標準來衡量他們,更不能從他們的穿著來判斷。助養金是幫助有需要的窮困家庭,很多家庭的三餐沒問題,並不表示他們有能力送孩子受教育。如果我們要等到他們窮到沒飯吃,才符合‘窮’的標準,那麼,家長就會拿助養金來糊口了。”

從事多媒體工作的陳芳發說:“參加助養團前,我很猶豫,因為接近3000令吉的旅費,只要多加600令吉就可以助養10位小孩。如果我拿這筆錢去助養小孩,不是比我去‘游玩’更好嗎?現在我覺得這個決定是正確的。我回來之後,把沿途的錄像和照片不斷和身邊朋友分享,我的朋友都決定明年參與助養計劃。我肯定這些朋友將助養超過10位小孩,而且對我個人來說,這也是一個自我再教育的好活動!”

女企業家陳淑莉選了河南省最偏遠貧困的山溝做為考察地點。她原預想山區的學校必定簡陋,結果,在參訪一所小學時,對它的堂皇外表感到驚異。可是當她隨大伙兒走進教室時,卻發現表裡不一,教室內的桌椅破損,設備簡陋,上課環境惡劣。

蕭依釗總結這趟中國之行時說,由於助養團員們帶著一顆純淨誠摯的愛心去援助孩子,沒有居高臨下的“施捨”態度,而且在吃住行方面也不挑剔,因此所到之處皆撒下友誼的種子。另外,由於同是善心人,彼此志同道合,助養團員同行8天之後,結成好友。

報導/卓衍豪、陳莉莉

Category: 專題報導 | Tags:  | Comments off
Author:
• Saturday, September 30th, 2006

窟窿處處的泥濘村徑,破舊的土房子,幽暗簡陋的房間,面黃肌瘦的孩子……

這一派灰暗的農村景象,把來自台灣的小女孩葉雙的小心靈給震懾住了。

8歲的葉雙生長在繁華的台北市,打從呱呱墜地起就被當作家的父母焦桐和謝秀麗捧在手心呵護,從不知饑餓的苦。

“我想幫助小朋友,我要捐出小豬豬。”小豬豬是她心愛的撲滿。

雖然農村的景物對葉雙是非常陌生的,但聰穎的她對週遭的事物非常敏感。那一天,我們在河南省商水縣的一所小學參加助養金發放儀式過後,到一位受助養學生劉靜霞的家裡去訪問。我們先乘巴士,大約10分鐘後,由於車子進不了村裡的羊腸小徑,我們只好下車步行。我牽著葉雙的手,在烈日下,走在凹凹凸凸的泥路上,走了10分鐘,還沒見到民房,覺得眼前的蜿蜒山徑好長好長……

葉雙說:“累死了!還要走多久?那位小朋友的家離開學校這麼遠!她沒錢坐車子,每天不是要走更長的路去上學嗎?她不是要很早就起身去上學囉?”

葉雙的推測沒錯,讀6年級的13歲女生劉靜霞為了在上課前趕到學校,每天都起早摸黑,走兩個鐘頭的路去上學。

葉雙(前左)劉靜霞(前右)及媽媽合照。

葉雙(前左)劉靜霞(前右)及媽媽合照。

劉靜霞的媽媽患腿疾,不能下田幹活,還要錢醫病,家就這樣拖窮了。

助養團到她家時,村裡的孩子們都好奇地圍了上來。其中一位小男孩嘴巴紅腫,嘴唇周圍長了瘡口和膿疤。我拉著他的手問:“小朋友,你的嘴巴怎麼啦?”

劉靜霞走過來說,小男孩是她的弟弟,嘴巴被滾水燙傷了。傷成這樣,為什麼不去醫院醫治?劉靜霞低著頭說:“我們家拿不出錢給弟弟看醫生!”我們塞了一點錢到劉靜霞手中,囑她帶弟弟去醫院敷藥。一位團員小聲嘀咕:“現在才敷藥,太遲了!小孩難免破相。”此語一出,聞之心酸。

助養團到蒙城縣時,我又見到了常常思念的兩位孩子--9歲的張得蒙和11歲的孫毛晴。10個月不見,孩子們長高了不少。張得蒙的父親熱情地要請我去他家喝茶。孫毛晴的81歲老奶奶激動地拉著我的手說:“盼到您來了!”

葉雙(左二)在姐姐葉珊(右)和媽媽游說下,把自己心愛的布娃娃送給了孫毛晴的7歲幼妹慧艷。

葉雙(左二)在姐姐葉珊(右)和媽媽游說下,把自己心愛的布娃娃送給了孫毛晴的7歲幼妹慧艷。

葉雙在姐姐葉珊和媽媽游說下,把自己心愛的布娃娃送給了孫毛晴的7歲幼妹慧艷。瘦小的慧艷抱著布娃娃,靦腆地向葉雙道謝。友誼,在海峽兩岸的兩位小孩心田滋長。

像這樣的溫馨情境,在助養團訪問安徽和河南期間,每天都會發生。特別是在蒙城的那天晚上,當蘇意琴助養的5位患病或臉被燒傷的學生來旅館會見她的時候,團員們紛紛湧過去,把孩子們圍在中間,跟孩子們握手,摸摸他們的頭,拍拍他們的肩膀。尤其是姚靜,簡直成了小明星,大伙兒都爭著和她拍照留念。

聽孩子們訴說近況和病情之後,好幾位團員把從馬來西亞帶去的禮物、衣服、鈔票塞到他們手裡。

讀大學二年級的葉珊生平第一次接觸到這麼多貧窮孩子。她問母親:“窮人這麼多!我們救得了嗎?媽媽。”

母親告訴女兒:“別忘了我告訴過妳海星的故事,我們能幫一個是一個。受教育是窮人唯一翻身的機會。”

施寄青(右)為了幫助盡可能多的孩子,她捐出一本又一本書的版權費。

施寄青(右)為了幫助盡可能多的孩子,她捐出一本又一本書的版權費。

台灣作家施寄青也是懷著同一心理。為了幫助盡可能多的孩子,她捐出一本又一本書的版權費,而且一直在設法籌集助養金。

施寄青隨身攜帶了30本《通靈者說》。她一一送給了那些接待助養團的各級幹部。她希望書中所提倡的“天網恢恢,報應不爽”、“行善積德”的理論能讓所有跟她結緣的人遠離貪贓枉法的行為。

總的來說,這次安徽、河南之行,對助養團全體團員來說,是生命教育之旅。

一方面,中國農民的苦難,中國農村的落後、貧窮,深深地觸動了助養者的心弦;另一方面,助人為快樂之本,助養者萬里送溫情,終歸從自己的善行中得到了無限的快樂,並愈知感恩和知足。

攝影/卓洐豪                     報導/蕭依釗

Category: 專題報導 | Tags:  | Comments off
Author:
• Thursday, September 28th, 2006

走在夏日的安徽、河南縣鄉路上,總有一種命運毫不留情的對這片土地奉上最嚴厲的考驗的感受。糊一口飯、讀一本書,變成了殘酷的選擇題;幸好……幸好還有一大群慈愛的讀者,讓3千500名孩子可以選擇“以上皆是”這個答案。

8月18日,星洲日報愛心助養團一行56人,在星洲媒體集團主席張曉卿的率領下,遠赴中國安徽、河南兩省的十幾個縣鄉,把在“星洲日報愛心助養計劃”下籌助的愛心善款和無可計量的愛心,送到這些渴望求知的孩子手上。從孩子臉上燦爛的笑容和感激的眼神中,我們知道……我們正在努力建設的是一項富有意義的愛心工程。

蚌埠市淮上區曹老集鎮第二小學,9歲的王碩,在愛心助養金發放儀式上,唸著她用粗澀的筆觸、經由多次刪改後寫出來的獻詞裡,有這麼一段話:

“幾年前,媽媽的手不幸被碰傷了,基本失去了勞動能力。我家生活的重擔就落在了爸爸一個人的肩上。平時爸爸忙完我家僅有的二畝耕地裡的活,就忙著去做零工或做小生意,一刻也不能閒著。我們全家永遠也忘不了,上學期是你們這些星洲日報的好心人給了我700元(約350令吉)的捐助。從那時起,爸爸媽媽原本很少見到笑意的臉上開始掛上了開心的笑容……我知道我今天的學習機會來之不易,所以在平時我總是嚴格要求自己,去多學一點知識,為周圍的人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在以後的日子裡,我會繼續加倍努力,勤奮學習,續續用我不斷的進步來報答你們,來報答你們給我的讓我永遠也報答不盡的恩情……”

王碩家五口人,住在曹老集鎮一間由舊式電影院改造的房子裡。四堵牆圍起來的老房舍,用布幔巧妙的隔成睡房、儲藏室和飯廳;後門外一小片的硬土上隨意搭起的小空間裡,簡單的擺了一些烹煮器皿;不難想像,這一家人平日的生活有多拮据--這樣的景象,在星洲日報愛心助養團8天的行程中一再出現。

助養團一路從安徽省合肥市肥東縣、巢湖市廬江縣、蚌埠市、蒙城縣、亳州市,走到河南省的周口、駐馬店、信陽等地的僻壤窮鄉,把全馬逾萬星洲日報讀者的善款和愛心,派送到每一個助養孩子的手上。在拜訪這些孩子的家庭時,很多家長都紅了眼,一再向團員致謝。

孩子還小,在接過裝著助養金的信封的第一時間便迫不及待的打開,瞄一眼也許是他出生以來見過最多的鈔票,然後便笑了。他或許還無法領悟到,那是讓他可以再讀一年書的學費;但是等到這些孩子長大再長大以後,變成一個知識青年、一個國家棟樑,他便會回過頭去感激遠方曾有一個暱名的天使領他走過一段充滿愛與希望的路。

圖說:

1.章文順,安徽省肥東縣養正小學5年級學生;與爸爸、奶奶同住在簡陋的石磚房;低收入家庭。

2.劉帥軍,河南省周口市商水縣平店鄉東鄧店小學學生;與爺爺、奶奶、妹妹同住,父母在外工作,半年才回家一趟;低收入家庭,月收入人民幣20元(約10令吉)。

3.梅文卓,12歲,安徽省肥東縣養正小學學生;父已逝,與媽媽、奶奶同住;媽媽靠賣零食為生;低收入家庭。

4.NESH生命水董事長蘇意琴,去年資助姚靜動了心脈手術;康復後的姚靜和助養她的蘇媽媽見面,眼中盡是感激之情。

5.星洲日報集團總編輯蕭依釗全程參與愛心助養團行程之餘,也加入成為助養人之一。

6.王碩,9歲,安徽省淮上區曹老集鎮第二小學學生;家中五口人:父母、2女1男;住在舊式電影院改造的房子裡;低收入家庭。

7.張多多,15歲,安徽省蒙城縣雙澗鎮星洲日報第一愛心小學5年級學生;張雲龍,8歲,星洲日報第一愛心小學1年級學生;與爸爸同住,住在小而簡陋的泥磚屋;爸爸是殘疾人士,行動不便;低收入家庭。

8.來自美里文華獅子會的成員不辭勞苦,從東馬飛赴中國散發愛心。

9.劉靜霞,13歲,河南省周口市商水縣平店鄉東鄧店小學6年級學生;家中五口人:父母、2女1男;家有5畝田,母親患有腳疾,行動不便。

10.李瑞玥,14歲,河南省周口市商水縣平店鄉東鄧店小學學生;與爺爺、生病的奶奶、兩個姐姐一個弟弟同住;父母長期在河北省打工;低收入家庭。

後記:
我們為了同一個希望
走到一起
我們希望在同一片藍天
同一塊土地上
讓每一個孩子都上學
我們希望
能有那麼一天
沒有一個孩子
因貧困而徘徊在
校園之外

攝影、報導/卓衍豪

Category: 專題報導 | Tags:  | Comments off
Author:
• Saturday, September 23rd, 2006

檳城三慧講堂由已故竺摩上人於1965年創建。竺摩一生注重教育事業,三慧講堂在現任住持繼傳法師領導下,致力延續竺摩的“弘法利生、培植人材”精神。

今年是竺摩長老九秩晉五冥誕,星洲日報的“愛心助養中國兒童計劃”符合竺摩提倡教育的精神,三慧講堂理事會決定在講堂置放募捐箱,再以竺摩長老基金會名義移交這筆助養金。 更多…

Category: 溝通平臺  | On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