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Category ◊ 2016年 ◊

Author:
• Thursday, October 13th, 2016

2015/16年的“马来西亚星洲日报读者爱心助学计划”,读者捐助的包括贵州182名小学的学生。今年年中,贵州民办教育分会杨昌洪校长再捎来讯息,当地还有许多苦学、即将失学的小朋友渴望得到协助,好让他们完成小学教育。 这所学校叫“兴仁县致远中学”,是一个老校长办的学校,由于身体原因,交给了外地的年轻人,学校位置地处偏远的贵州省黔西南苗族布依族自治州兴仁县杨泗屯村。

孩子们都在屋檐下就餐。

编按

2015/16年的“马来西亚星洲日报读者爱心助学计划”,读者捐助的包括贵州182名小学的学生。今年年中,贵州民办教育分会杨昌洪校长再捎来讯息,当地还有许多苦学、即将失学的小朋友渴望得到协助,好让他们完成小学教育。

星洲日报读者过去是助养每位学生每年1200令吉,这刚好足够他们一年的宿舍生活费。一学年结束后,学生又得为来年的费用烦恼;如果下一学年生活费没着落,学习生涯只好再度被打断。

有鉴于此,经过星洲日报同仁和杨校长的决定,我们决定锁定固定的贫穷民办学校,尽量帮助贫穷学生直到他们完成学校课程为止。在这情况下,或许受惠学生人数会减少,但受惠的却能完成完整的小学教育,不至于中辍。

我们也要求杨昌洪校长定期向星洲日报读者汇报受惠学校的概况和小朋友的学习情形。

以下是他为我们报告的当地情况。

在大山深處 有一所為愛堅守的民辦學校,有一群為責任堅守的鄉村教師

“兴仁县致远中学”,是一个老校长办的学校。

“兴仁县致远中学”,是一个老校长办的学校。

文/图:杨昌洪

在贵州大山深处,一个村落里,有这样的一所学校,为爱艰难地坚守了11年;在这贫瘠的土地上,有这样一群年轻人,为责任在3尺讲台上奉献着自己的青春。2016年6月,我第一次走进这所学校,源于一个孩子的倾述,他中学毕业后,来贵阳打工,找不到工作,内心强烈地渴望回到课堂,他找到我们学校,在聊天得知他初中的母校因为困难不准备办下去了。我听到后,心里不是滋味,想来想去,一定要去这所学校看看。

这所学校叫“兴仁县致远中学”,是一个老校长办的学校,由于身体原因,交给了外地的年轻人,学校位置地处偏远的贵州省黔西南苗族布依族自治州兴仁县杨泗屯村。教学环境一直都比较差,但是我们拥有许多年轻的教师,他们怀揣梦想,克服重重困难来到这里,为了自己的教师梦,也为了大山深处孩子们的未来!

学校的全部教学楼是从当地教育部门廉价租赁而来,包括校舍、宿舍、食堂、厕所。有的宿舍已年久失修,成为了不能入住的危楼,亟需有关部门和各界爱心人士的帮助才能拆除,但一直没有解决,所以老师和同学们只能很多人挤在相对安全的临时移动板房里,过一天是一天。学校为了让学生能够有好的教育条件,老师忍受寒苦和学生同吃同住。老师自愿申请住最差的瓦房,学生二十几个人挤在一起才能勉强睡下。冬天冷,房屋漏风漏雨,被子经常被打湿;夏天闷热,不通风,气味刺鼻,蚊虫叮咬,苦不堪言。

食堂很落后,还要用煤炭木柴来做饭,空间也很狭窄,全校师生只能蹲着或站在外面吃饭。晴天就在尘土飞扬、烈日炎炎的操场上吃饭,下雨天就只能顶着雨水吃,没有遮挡的地方。

校舍很陈旧,墙体有些地方已经脱皮。由于资金有限,房屋紧张,二十几个老师只能挤在一个比较狭窄的空屋里办公,昏暗潮湿,办公桌陈旧不堪,十分拥挤。教室内桌椅板凳都是破烂的,十来年都没有更换过。黑板年久失修,有些地方都已经腐烂,教室地面甚至坑坑洼洼,不是十分平整。每个班里人数很多,所以导致教室狭小,人都要侧着身子才能从过道走过,窗户和门都是老式的木窗木门,许多年都没换过,有些窗子和门板都已经破碎,漏风漏雨,冬天在教室上课都有些冻手。

学校的男女厕所,都是最古老的样式。夏天恶臭,还要定期组织人来抽;蚊虫漫天,苍蝇很多,要经常喷虫药,味道刺鼻,有损健康,所以上厕所可以说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其他的教学设施也很欠缺,每个班级都没有投影器,也没有班级的电脑,甚至插座都有坏的,天棚的灯泡也大小不一,整个学校只有一台老式的电视机,还有些故障。全校只有2台电脑,还是几年前样式陈旧的台式机。

为了山里的孩子,老师默默奉献,甚至有家都不能回

如此恶劣的环境,但仍然有一批义无反顾投身教育的年轻教师来到这里!他们克服生活中的重重困难,只为一份责任!

学校的教师年龄结构比较年轻,基本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远离本该属于他们繁华的都市来到这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但是他们从不抱怨,从不放弃心中的这份执着!有些教师,家里父母生病,却仍然忠于职守,没有时间、也没有条件去照顾父母,满怀愧疚,却无能为力,默默落泪。有些教师生活压力很大,上有老下有小,却仍然坚守在这里。为了山里的孩子们,他们宁愿接受很微薄的薪水,在生活条件恶劣的情况下不离不弃!

所有的老师只能住在学校里,以校为家,住房简陋不堪,要几口人挤在一间房里,甚至还有蛇和老鼠光临,屋里的东西经常发霉。由于地点偏僻,常年吃不到新鲜的蔬菜、水果。尤其几位外地来的老师,不远万里从遥远的吉林省前来,坐火车要三天两夜,腿部都会浮肿,他们的精神难能可贵。他们不辞劳苦从东北来到西南山区,有的人几年都不能回家,长时间与家人分离,只能偶尔靠电话与家人联系来慰藉自己的思乡之苦,而这一切的付出都是为了孩子!他们说,他们离开后,这几百个孩子怎么办呀?当地老百姓也一直担心这所学校的未来,一旦停止后,这片乡土的孩子将要去很远的地方求学。

走访贫困学生的家,家徒四壁,父亲残疾。

走访贫困学生的家,家徒四壁,父亲残疾。

学校的孩子们都是质朴、纯真、善良、勤奋、懂得感恩的好孩子。有些孩子家境困难,父亲瘫痪,只靠母亲辛苦耕种为生,每天省吃俭用,只为刻苦读书;还有些孩子的父母经常外出打工,作为留守儿童的他们只能常年住校不回家。虽然经常想念父母,但是他们明白,这些都是为了能有更好的条件让自己读书,所以仍能心无旁骛,专心向学。

与恶劣环境搏斗 再苦再差,也不放弃

大部分孩子都是农村的孩子,家境十分艰苦,学校放假回到家还要干又苦又累的农活来填补家用。家里太困难,无论寒来暑往,孩子们大都一年四季只穿一身衣服,他们却从不在意吃的有多不好,也不在意住的有多艰苦,只是全心投入到学习中。

这就是致远中学,一所扎根在贵州山区苦苦挣扎的学校,一群为爱而聚集的老师,这里的师生一直和这些艰苦卓绝的环境做斗争,只为了追寻知识,追寻心中的梦想;只为了传承师道,弘扬使命。

我被彻底地感动了,原来真的教育不在那些富丽堂皇的高楼里,也不在喧嚣浮躁的名利中,而在我们宁静的良知深处,在我们流淌着中华美德的血液里,多办一所学校,人间就少一所监狱。我不能让学校停止,我要让她走得更好更远。我和妻子商量后,把给父母买房的钱拿出来,接过这所学校,力所能及地改善他们的生活和学习环境,虽然现在杯水车薪,但我不会放弃,更不会抛弃,只有彻底的努力,为了教育、为了学生付出所有,此生无憾!

杨昌洪(右二)说,这些孩子们都是纯真、善良、勤奋及懂得感恩的孩子。图为年久失修的学校宿舍,当地不少青年教师忍受寒冻与学生同吃同住。

Category: 2016年 | Tags: , ,  | Comments off
Author:
• Tuesday, September 06th, 2016

今年3月,星洲日報成功將讀者的愛心送到了貴州。圖為發放者到訪的其中一間學校六盤水市紅橋學校。

(八打靈再也5日訊)第12屆“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計劃”即日起為中國貴州民辦學校的學生,以及印尼偏鄉窮困學生尋求助學者,歡迎讀者加入“圓夢使者”行列,一起為孩子們圓一個讀書夢。

從2005年至今,這項由星洲日報推動的扶貧計劃已經成功為近10萬名在中國、印尼、柬埔寨、緬甸等國家面臨失學的小朋友圓了繼續上學的夢。

10萬小學生擺脫失學

換言之,在近11年來,星洲日報讀者的集體愛心足以改變了近10萬名小學生的命運,讓他們有書可讀,擺脫失學的命運
今年3月19日,星洲日報在北京星雲公益基金會及馬來西亞愛心計劃委員會的協助下,成功將星洲日報讀者的愛心送到了貴州,並透過貴州陶行知教育思想研究會民辦教育分會會長楊昌洪校長的安排下,在這6天的行程裡,共到了5所當地民辦學校,把助學金送到孩子們的手上。

這些孩子大部分品學兼優,不過身世卻非常困苦,有者更是從小父母雙亡或重病,靠着這些未成年孩子的小手扛起整個家。

這些民辦學校在無法獲得政府資助下,學生必須自費學習,但往往這些學生的家庭都是靠着微薄的收入過活,不然就是政府的少許援助金,根本無法讓他們繼續求學,所以大部分學生幾乎無法畢業,就必須半途輟學。

為貴州學生募生活費學費

這趟貴州之行猶如傳遞火炬,但這把火炬卻是當地孩子們的明燈,照亮着他們,是讓當地有需要的孩子作為生活費及學費的“救命明燈”。

為延續這盞盞明燈,目前公開尋求助學者的第12屆“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計劃”,主要目的便是籌募貴州這一些民辦學校學生的生活費及學費,讓他們在嚴峻的環境下,可以圓一個求學的夢想。

楊昌洪告訴星洲日報:“真的教育不在那些富麗堂皇的高樓裡,也不在喧囂浮躁的名利中,而在我們寧靜的良知深處。多辦一所學校,人間就少一所監獄,我不能讓學校停止,我要讓她走得更好更遠。”

“有些學生家庭困難,房屋漏風漏雨,牆體傾斜,他們都是農村的孩子,在學校學習,而放假回家還要幹又苦又累的農活來填補家用。

“家裡太困難,無論寒來暑往,孩子們大都一年四季只穿一身衣服,他們卻從不在意吃的有多不好,也不在意住的有多艱苦,只是全身心的投入到學習中。”

可選擇贊助600或1200令吉

本屆助學計劃將採取以600令吉贊助一名貧窮中小學生半年教育生活費,或以1200令吉贊助其一年教育生活費的方式進行。 讀者可自由選擇贊助學生半年或一年的生活費。若部分讀者選擇贊助半年的生活費,工委會會將兩名助學者的款項合併(600令吉+600令吉=1200令吉)捐給一名貧窮學生。

當受助學生完成一定程度的學業、或家庭經濟好轉、或社區達到自給自足後,便會終止助學。而受助學生一旦輟學,其資格將會自動取消。

如果你也想成為“圓夢使者”,請洽星洲日報文教部 03-7965 8594 / 8522(蔡小姐 / 葉女士),申請截止日期為2016年9月30日。

楊昌洪(右二)說,這些孩子們都是純真、善良、勤奮及懂得感恩的孩子。圖為年久失修的學校宿舍,當地不少青年教師忍受寒凍與學生同吃同住。

楊昌洪表示,許多校舍很陳舊,牆體脫皮,由於資金有限,狹窄、昏暗潮濕,教室內桌椅板凳都是破爛的,教室地面坑坑洼窪,窗戶和門都是老式的木窗木門,漏風漏雨,學生冬天在教室上課都有些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