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Category ◊ 溝通平臺 ◊

Author:
• Thursday, September 02nd, 2010

“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計劃”的助養者李秀珍前陣子到中國旅行時受騙。我們知道那是她準備給孩子深造的血汗錢,於是除了在《星洲日報》及《星洲互動》網站揭發她受騙的經過外,並通過香港《明報》記者跟進,最後在讀者王美芬的相助及昆明旅遊局的干預下,涉及的藥店被迫歸還她近3萬令吉。

失而復得,令她十分感恩,馬上捐了3000令吉給星洲日報基金會,以援助那些不幸的人。

我們的社會有很多像李秀珍這樣懂得感恩和惜福的人,他們不是很有錢,但只要有餘力,就不忘向那些比他們貧困的人伸出援手。像“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計劃”下的近萬名助養者,他們不求回報,默默付出;但我們的社會也有一些人,只會批評別人,卻從不問自己又做了甚麼。

最典型的例子是《獨立新聞在線》,這網站一直都在找機會抹黑《星洲日報》,這回連“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計劃”也不放過。

這網站最近報導東馬本南人的困境,在結束時卻不忘攻擊“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計劃”。網站作者批評星洲日報及社長張曉卿和集團總編輯蕭依釗只幫助中國的貧困兒童,對東馬原住民孩子的困境卻視而不見。

我覺得這樣的說法對星洲日報不公平。

據東馬記者說,張曉卿社長這些年來對原住民社區的建設和福利作出了不少貢獻。張社長在東馬的事情,我不太清楚。

但星洲日報所做的事情,我是十分清楚的。

星洲日報早在2004年,就已在馬來西亞推展了“情在人間愛心助養計劃”,助養本地貧困學生,後來才把類似的助學概念擴展至中國農村。

其實,助學計劃的總負責人蕭依釗一早就想在東馬發起原住民助學計劃,可是熟悉砂拉越政治複雜性的當地好友勸說,如果用星洲日報名義發起這樣的扶貧計劃,會引發政治敏感問題。她只好通過私人間接的管道捐助當地的原住民。

《星洲互動》英文網站前主編張清水在任時,不時前往砂拉越援助原住民,蕭依釗特別讓他拿公假去進行這項扶貧工作。如今他卸下職務,到加里曼丹山區當義工。“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計劃”助養了當地50名原住民孩子。

大約10年前,沙巴發生旱災,星洲日報發起募捐行動,蕭依釗和世界宣明會負責人一同到沙巴賑濟原住民。2008年柔佛大水災,星洲日報基金會送糧食到被大水圍困當地的原住民村落。這幾年來,“星洲日報情在人間助學計劃”也曾助養彭享原住民孩子。

星洲日報及她的一群讀者一直都在做善事,《獨立新聞在線》為何對這些視若無睹?為何在慈善方面做得最積極的星洲日報受到責難?而那些不做或少做善事的媒體卻振振有詞的在那兒對星洲日報評頭論足?

這網站的記者為何不問他們背後的金主們,又為原住民及本地的貧困學生做了甚麼?

一個標榜獨立的媒體是否該先查明實情後再做批評?

星洲日報/溝通平台‧《星洲日報》專題記者:陳莉莉‧2010.09.02

Category: 溝通平臺  | Comments off
Author:
• Monday, November 10th, 2008

在這之前,一些同事獲曉我必須隨團採訪時,第一件事情就是提醒我必須買把雨傘,以便在毫無遮掩的公廁如廁時,能派上用場。

同事們一邊廂憐憫我今次特派是份苦差,但另一邊廂卻也羨慕我此行是難得的機緣,可以親眼目睹何謂真正的艱苦人生,同時長知識,以及懂得珍惜自己目前所擁的。

坦白說,我最為意料不到的,是助學團的20位讀者,大部份都是爺爺奶奶級的愛心讀者,而他們當中,有些已是第二次或第三次參與發放獎學金及探望貧困生的愛心計劃。 更多…

Author:
• Friday, November 07th, 2008

最近,文教部的同事們都在忙著處理《星洲日報》主辦的“中國愛心助學探訪團”的事務。

由於尚有3000餘名頻臨失學的中國貧童仍在等待著捐助,我們著手整理相關報導,以呼吁更多讀者參與“《星洲日報》讀者愛心助學計劃”。

在整理報導的過程中,我們從助學者資料庫裡,發現了一名熱心的讀者。她從2006年開始,一直不斷地增加捐助學生的數量,一開始是4名大學生,第二年則捐助10名小學生,今年更增加到10名小學生及4名大學生,不僅如此,還有另兩名相信是她的親屬也加入了助學計劃,每人分別捐助了兩名孩子。

這麼有愛心的一家人,我們當下決定要採訪她們。於是,我撥了一通電話過去,想約這位善心人面談,接電話的是助學人的母親張太太,在我報上身份以後,電話另一端傳來她有點害羞的聲音:“其實我才是捐錢的人。” 更多…

Author:
• Wednesday, September 24th, 2008

您好!

在這中秋月圓人團圓的佳節,我們學院的華裔生(主要是華文組的學員)連續兩天舉辦了“家好月圓慶中秋”的文娛晚會、猜燈謎和提燈籠遊行。為了籌備這個節目,大家花了很多時間和精神籌備,也盡力找贊助人資助活動經費,同學們更是自掏腰包響應。曲終人散後,大家仍帶著興奮的心情在網絡上討論,並且上傳照片與其他學院的學生分享喜悅。(可遊覽http://www.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5183更多…

Author:
• Wednesday, September 17th, 2008

為了四川建校的考察事宜,集團總編輯蕭依釗與星洲日報副總編輯曾毓林決定親赴災區,順道也邀請了安徽、河南、云南、貴州以及四川的省僑聯領導,在成都舉行“愛心助學計劃”工作會議。

這是第一次的全體工作會議,以往都是個別溝通的。

為著這工作會議,我也隨赴四川。

會議進行了將近4個小時,大家都非常直接地表達了所面對的難題,也分享了各自的經驗與方式。

“愛心助學計劃”目前最大的問題,莫過於名單不完整。其實只是一兩個小地區,因為溝通上的問題一直沒把名單呈上,結果形成了蝴蝶效應,整個省的名單就此卡住,我們無法分配名額,因為那可能會造成之前參與助學的讀者,無法分配到同一個學生。 更多…

Author:
• Tuesday, September 16th, 2008

邢廣生老師帶了顧太太到八打靈再也《星洲日報》總社捐款。

88歲的顧老太太行動不便,她必須依靠柺杖,一步一步慢慢地走,而且無法走太久,不時要坐在椅子上休息。碰巧是午餐時間,我們幾位文教部同事和集團總編輯蕭依釗,便與邢老師及顧老太太一起外出用餐。 更多…

Author:
• Thursday, August 16th, 2007

星洲日報舉行“愛心助養貧困學生”活動,由於名額有限,對申請助養的學童進行實地訪問。平日生活在金邊和省會的車水馬龍和燈紅酒綠中,不覺柬埔寨的貧窮,這次按申請表逐一訪問,得以有機會走進貧民窟,走進貧窮的孩童中。整個的採訪正趕上帕布台風吹來,一路上狂風陣陣,雨一陣陣下來。走在泥濘的鄉間土路上,雨水糢糊視線,不時的跌進泥水中。

在走訪的近60名學童中,貧窮是不在話下,更主要的是有部份家庭被愛滋病困擾和折磨,有的孩童父親已死於愛滋病,母親也已在發病,從臉上看到一塊塊紫斑,病魔之下有氣無力。有一名小學5年級的男生,已17歲了,長得沒有10歲的孩童高,一只眼已看不見,臉部扭曲。據說並沒有去檢查病毒,抱著駝鳥式的心理:心裡沒有壓力,可以快活些。 更多…

Author:
• Wednesday, July 25th, 2007

正值第3屆“愛心助養中國兒童計劃”的善款紛紛湧來的當兒,文教部的同事也忙著把受助兒童寄來的信件一一寄發給助養者。

這些從安徽、河南或雲南寄來的信件,都出現同樣的問題,那也是助養者頻頻發出的疑問:為甚麼收件人寫的不是我的名字?

其中有封信寫著親愛的張三叔叔,不知情的人士若收到這封信,恐怕會以為寫信者怎那麼沒禮貌?竟把這種假設的名字寫上寄來。背後的原因,其實是因為安徽省合肥市僑聯的某位官員姓張,名三,故為張三;絕對不是胡來一通。 更多…

Author:
• Sunday, July 22nd, 2007

2005年,星洲日報發起了“愛心助養中國學生計劃”,讀者反應比預期的好。當初我接聽讀者電話時,常會問讀者一些有的沒的,而我最常問的是:“是甚麼原因促使您參與這計劃?”奇怪我獲得的答案竟然大同小異:“我看了你們那個總編輯蕭依劍(其實那是‘釗’字,音同‘招’)的文章,覺得那些小孩子真的很可憐咧!”

有些讀者很絕,回答之餘不忘建議:“你叫她再寫啦,我很喜歡看的咧!”我很想告訴她,蕭依釗是我上司,不是我下屬,我不可能“叫”她再寫的。但是至少我們知道了一件事:有許多讀者很關心這些孩子的生活情況。於是,我們在第二屆時決意舉辦巡迴講座,把更多我們因報章版位有限無法刊登的中國農村孩子照片,現場播映給讀者看,同時也向助養者匯報這計劃的概念及運作方式。主講人當然是我們的集團總編輯蕭依釗,除了因為她最瞭解當地情況,也因著她感觸最深。 更多…

Author:
• Wednesday, July 18th, 2007

貼完一個,再貼一個,雙手沒有停止地貼著地址。

在另一張桌上,同事忙著折信件,內容是有關第2屆愛心助養中國兒童計劃的感謝信函;另一位同事負責在信封上蓋上文教部的戳章,有人負責把折好的信件放進信封,再由另一人把信封糊上。

以上5個步驟要重複五千多次,才能算是完成給助養人的感謝信函。接著,就是用推車把裝在白色尼龍袋的信件,送到信件處理中心,由郵差傳達我們輕且美的感激之情。

這樣的動作,在歡笑聲中運作了兩天。每一個動作,代表著我們對助養人的感謝。謝謝您們在過去兩年裡,支持星洲日報主辦的愛心助養中國兒童計劃。也許我們不曾見面、也許您曾打過電話到文教部、也許我們曾一同前往中國探訪受助養的學生……這個計劃,把許許多多人的心聯繫在一起。 更多…